重读毛主席著作,泰国曼谷是中南半岛最繁华的城市

原标题:德军军官因一发明在苏联受尽嘲笑,8年后险些亲手摧毁苏联

原标题:看夜光图才知道,泰国曼谷是中南半岛最繁华的城市

原标题:易评估:重读毛主席著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好的净评估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

二战爆发后最初一段时间里,德军凭借一手精妙的闪电战术几乎征服了整个欧洲。此时多数国家仍笃信“以守代攻”的作战策略,战术僵化滞后,在擅长进攻的德军面前显得束手无策。尤其是当坦克成为“陆战之王”后,德军更是如鱼得水,在部队机械化的过程中,德军之中出现了一批卓越的指挥官,这其中就有一个我们不得不提的名字——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中国周边的国家我们都很熟悉,首都名字最长的也不过是阿拉木图、乌兰巴托之类四个字的,但你可曾听说过有个国家的首都名字长达41个字吗?这个国家就是泰国。有人说泰国的首都我知道,“曼谷”就两个字,那是因为你不了解它的全名。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易评估:好的净评估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

古德里安为人正派,虽然效力于元首,但对纳粹那一套十分厌恶,他也因此“仅仅”当了个陆军大将。不过,虽然是一名较为传统的军人,但其军力思想却一点都不传统。从某种角度来说,古德里安师从苏联。

曼谷全称“黄台甫马哈那坤弃他哇劳狄希阿由他亚马哈底陆浦欧叻辣塔尼布黎隆乌冬帕拉查尼卫马哈洒坦”,意思是“天使之城,宏伟之城,永恒的宝石之城,永不可摧的因陀罗之城,世界上赋予九个宝石的宏伟首都,快乐之城,充满著像似统治转世神之天上住所的巍峨皇宫,一座由因陀罗给予、毗湿奴建造的城市”。

——重读毛主席著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的体会

原来,一战结束后,德国受到《凡尔赛和约》的限制,军队受到残酷打压,陆军人数上限还不到3个集团军(10万人),空军和海军更是名存实亡。英法集团还羞辱性地在德国境内设置了许多“军事缓冲带”,自己可以大摇大摆地驻军,德国平民误入都要遭到审判。德国的盟友奥匈帝国又遭受解体,一个昔日的陆霸级强国沦落到这份儿上,滋味确实不太好受。

图片 4

毫无疑问,毛泽东同志1936年12月发表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这篇著作是研究战争与战略问题的,而且“含金量”非常之高,其中“战争”一词出现272次之多,而“战略”一词也出现了126次。如果我仅仅这样说开去,那就无异于废话了。在此我想说的是,毛泽东军事思想顶天立地、浩罕无垠,以我所学未能及其中之万一,重读《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之后,我更加深切地感到,这篇著作就是美国净评估的源泉,就是净评估的基础理论、核心理论、经典理论。其实,对此我已在不同场合从多个角度论证和表达过,但是在“9.9”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还要系统地再说一回。这篇著作第一章开宗明义“如何研究战争”,在结尾之处又明确讲到“以上是我们的方法”。而这“方法”一词,在该章竟出现了9次(通篇14次)之多。什么方法呢?我以为就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因为其中“打胜仗”、“大胜仗”、“胜仗”等词语仅在该章就出现了9次(通篇18次)之多,而相应的“打败仗”和“败仗”等词语亦出现了9次(通篇14次)。换言之,这篇著作主要解决的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问题。众所周知,净评估是美国、美军保持和增强核心竞争力的利器,并在一些国家(或地区)受到热捧,似乎高不可攀。然而,它却是对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某些部分进行结构化、规范化、工程化的“美国式表达”。表达的好坏,那是另一回事了。但是照此推理下去,理想状态的净评估,应该就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方法了。为此,我从以下两个方面谈点个人体会。

图片 5

怎么样,看完这个长知识了吧?不过这么长的名字念上一遍嘴都干了,因此实际生活中当地人简称其为“黄台甫”,而华人则根据“黄台甫”的音译把它写作“曼谷”。曼谷作为泰国的首都,既是全国最大的城市也是最大的港口,南临曼谷湾,承担着国家九成以上的货物吞吐量。同时这里也是著名的“佛教之都”,宏伟壮丽的玉佛寺、金佛寺矗立其中,诵经礼佛的男女僧人随处可见。

一、净评估概念的理论源泉或根基在于《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巧的是,彼时隔壁的苏俄也不太好受,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苏俄遭到英法等国的极端仇视。苏德两国同病相怜却又一拍即合,于1926年10月在莫斯科签订协定,由德国提供技术,帮助苏联培养人才;苏联则提供土地和军工厂,秘密为德国训练军队,生产坦克。随后,两国共同建立了一批军校,作为年轻的优秀军官,古德里安获得了到苏联深造的机会。

图片 6

或者说,《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就是净评估的基础理论、核心理论和经典理论,就是净评估之“名”与“实”的直接来源。早在研习净评估之初,我就发现了这一现象。后来有领导和同事建议我在美国净评估的“中国化”问题上多下功夫,更加激起了我对这一现象的关注和思考。当然,在内部一些场合小范围讨论时,也有一些同事和朋友告诫说这样“太牵强附会了”。有的甚至说,美国净评估与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南辕北辙”,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有鉴于此,当时我就没有贸然在更大范围传播。但是无论如何,这已成为我最大的心事,总也放之不下,在有意无意中又陆陆续续查证了一些资料,并请教了一些领域专家。后来,我注意到台湾地区学者潘东豫博士在其著作《净评估:全面掌握国家和企业优势》中,明确讲到净评估发展的“七个历史期”,特别是涉及到马列的辩证法,而美国相关净评估文献和学者亦高度认可净评估的辩证特性。同时,我也注意到在我境内,学界公认军事辩证法发展的代表人物依序是孙武、克劳塞维茨、马克思和毛泽东。在此情况下,我才正式展开了美国净评估与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的比较研究,并于2013~2014年间,开始非常谨慎地将初步研究成果反映在内部讲课、学术报告和公开文章中。现在看来,虽然个人成长过程中有些道理说也说不清楚,总有这方面或那方面的缺失或遗憾,但是已经可以肯定,这个研究方向是正确的。

图片 7

泰国又称泰王国,是一个位于东南亚的君主立宪制国家,旧称“暹罗”,1949年才改为现在的名字。从地图上看,泰国的疆域很像大象的头部,曼谷湾是大象的“嘴巴”,沿克拉地峡伸向马来西亚的部分则是大象的“鼻子”。而事实上,大象在泰国人心目中也确实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记得小学时大家都学过一篇课文《曼谷的小象》,讲述的就是曼谷人如何尊重和礼让一头不懂事的小象。

(一)净评估之“名”与“实”均出自《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德军的闪电战术固然精妙,但真正称得上霸道的战术恰恰就在苏联。苏俄内战结束后,在以图哈切夫斯基为代表第一批苏军传说级军事家的努力下,苏军总结出了一套以大兵团或集群为单位作战、通过连续的打击彻底摧毁敌人的强悍战术,这便是我们熟知的“大纵深作战理论”。“大纵深”在强调进攻的同时也注重防御,配合苏军强大的实力,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弱点。非常不巧的是,图帅等一批军事家死于非命,该理论后继无力,“大纵深”渐渐失去了“纵深”,变得又大又笨。

图片 8

现在来看,毛泽东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通篇讲到的理论无不与净评估密切相关,我们可以从众多角度和层次去比较和研究。我这里仅仅要说的是,其中一段精彩论断,最为集中地阐述了净评估的“名”与“实”。即:“指挥员使用一切可能的和必要的侦察手段,将侦察得来的敌方情况的各种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索,然后将自己方面的情况加上去,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因而构成判断,定下决心,作出计划,——这是军事家在作出每一个战略、战役或战斗的计划之前的一个整个的认识情况的过程。”相关内容及内涵,在他后续发表的《实践论》和《矛盾论》中还有更进一步的精辟阐释,并在《论持久战》中作了非常经典的运用。我少时也曾读过几遍,但并不了解其中之深意。比较研究之后突然发现,美国净评估不过是其“冰山一角”,美国人恰似以“半部《论语》治天下”。

图片 9

从民族构成上说,泰国的主体民族泰族与我国的傣族是近亲,他们不仅没有重男轻女的习俗,而且家中生了女儿会比生了儿子更加高兴。作为曾经的亚洲“四小虎”之一,泰国的国民经济虽然称不上十分发达,但也算得上富足殷实。与其他君主立宪制国家不同,泰国的国王兼任全国武装部队总司令,是地地道道的实权人物。

1.“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就是美国“净评估”之“净”的来源。美国人基于当时中美关系与“政治正确”考虑,不便直接引用“去粗取精、去伪存真”这个8个字,或嫌其过长,就在此基础上搞出一个“净”字来,并对“净评估”之“净”作出种种解释、赋予种种内涵,以致于弄巧成拙,而让初涉净评估者不知因由、摸不着头脑。其实事情原本非常简单的,如果说这8个字就是“净”的话,那么“净”主要就是“净化”和“净值”与“精炼”和“提纯”的意思。

不过,古德里安在苏联是可没机会接触尚在孕育的这种“高端军事理论”,他在军校中学习的都是诸如“炮兵射击,骑兵冲锋,步兵占领”这样传统的苏军战法。时间一久,古德里安就感觉这样的战术漏洞太过明显,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在一次夏季联合兵种演习中,古德里安别出心裁地指挥着搭载1个步兵班的装甲车对假想敌展开进攻。他下令装甲车火力全开吸引对方注意,同时命令步兵从背后包抄,一举歼灭敌军。

图片 10

我注意到,原空军指挥学院苏恩泽教授在其《战略新宠——净评估》一文中就说:“净评估,即纯评估,是相对‘毛评估’而言的,是除去假象和虚象、挤掉水分之后的评估。”美国学者保罗·布瑞肯(Paul
Bracken)在《净评估:一份实践指南》中也说到:“这就像是商业活动的净利润,是把成本从毛收入中扣除以得到净收入。净评估以同样的方法把红、蓝双方的行动都纳入考虑的范围,它得出一个在竞争情势下全面的‘净’评估结果。”

这次演习让古德里安心中萌生出了后来名噪一时的“闪电战”的雏形,当时的他穿着苏军军服,激动地将自己的“发现”写成报告,提交给长官。令他没想到的是,无论长官还是同学,都对古德里安冷嘲热讽,认为这样的作战方式华而不实,根本没有实战性。

从1932年以来,泰国政坛发生大大小小政变多起,关键时刻总是由国王力挽狂澜,出动军队接管政府,从而避免局势升级,因此泰国人对国王的尊敬绝不是单单崇拜国家象征那么简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我还注意到,有据可查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最早(1951年8月31日)组织的净评估活动,就是要评估苏联打击美国本土的“净能力”,其最早(1953年1月31日)的专职净评估机构——特别评价(1955年后改称净评价)子委员会的使命,就是一年一度地评估苏联对美国核袭击可能造成的“净影响”(或影响的净结果)。

图片 11

责任编辑:

不仅如此,最近(2015年9月14日),美国兰德公司发布的《中美军事计分卡:兵力、地理、力量平衡的变化(1996~2017)》研究报告,其中“净效果”“净收益”“净影响”“净变化”“净结果”“净能力”“净平衡”等词语就有16处之多,足见美国“净评估”源于对“净化”和“净值”的追求,是“旨在得到净结果”的那种评估。

1933年,纳粹上台,德军开始疯狂扩军。随着德国的实力提升,苏德之间的许多合作都宣告暂停,位于喀山的装甲兵学校也停办了。古德里安回到德国后,立刻将自己的理论付诸实践。苏联人恐怕想都不敢想,仅8年后,这个曾被自己嘲笑得一无是处的“学生”回来了。只不过,这次他不是来学习的,而是带着无坚不摧的百万雄师,一路攻到了莫斯科城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对此,台湾地区有学者基于两岸关系与“政治正确”考虑,亦不便直接引用毛泽东“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原话,遂无可奈何地从《四库全书》中搬出“去芜存菁”一词来替代,“意即将一个复杂的命题,透过机会、威胁、优势、弱势的分析评估后,所提炼出来的一个核心的关键因素与具体结论。”仅就“净”字而言,应该说大意还是不错的。但是联系整个净评估概念来看,着实差的太远了。至于有的学者借以“举要删芜”来替代,那就差得更远了。

责任编辑:

2.“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就是净评估方法论的根本主张。对于“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这8个字,毛泽东在这里只是一笔带过并未展开论述,因为在文章的开头他就说了:“大家明白,不论做什么事,不懂得那件事的情形,它的性质,它和它以外的事情的关联,就不知道那件事的规律,就不知道如何去做,就不能做好那件事。”其实,这也是他一贯的主张,学习理解这8个字,需要从他各时期的相关著作中找感觉。

我注意到,他早在1930年发表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中就讲到:“看事情必须看它的实质,而把它的现象只看作入门的向导,一进门就要抓住它的实质,这才是可靠的科学分析方法。”简言之,就是要从现象到本质。七年半之后,他在1937年发表的《实践论》一文中又讲到:“认识的过程,第一步,是开始接触外界事情,属于感觉的阶段。第二步,是综合感觉的材料加以整理和改造,属于概念、判断和推理的阶段。只有感觉的材料十分丰富(不是零碎不全)和合于实际(不是错觉),才能根据这样的材料造出正确的概念和论理来。”这就把它上升到了由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高度。而在随后发表的《矛盾论》中,他又进一步讲到:“因为一切客观事物本来是互相联系的和具有内部规律的,人们不去如实地反映这些情况,而只是片面地或表面地去看它们,不认识事物的互相联系,不认识事物的内部规律,所以这种方法是主观主义的。”进而又讲到了主客观的一致性问题。

就分析与评估方法来讲,“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跟“去粗取精、去伪存真”一样,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则。所谓“由此及彼”,就是由这一现象联系到那一现象。意思是,分析事物不能孤立地看一种现象,而应把复杂事物联系起来进行全面考察,层层深入。所谓“由表及里”,即认识由浅入深,由了解事物的表面现象到了解事物的本质。“由此及彼”与“由表及里”是紧密关联、互为基础、不可或缺的两个环节或两个方面。毛泽东在《矛盾论》中就指出:“和形而上学的宇宙观相反,唯物辩证法的宇宙观主张从事物的内部、从一事物对他事物的关系去研究事物的发展,即把事物的发展看做是事物内部的必然的自己的运动,而每一事物的运动都和它的周围其他事物互相联系著和互相影响著。”强调通过认真地调查与注重研究,准确地揭示事物的本质和规律,把零散的信息系统化,把粗浅的认识深刻化,抓住关键、找到规律、看到本质。

我注意到,美国国防部的净评估定义强调其目的是“确认与识别需要高层防务官员注意的问题和机遇”,达此目的他们就必须“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地研究。我感到,从某种意义和程度上讲,净评估的基本原则其实就是对毛泽东军事辩证法思想的某些部分,如“全局观”、“重心与关键论”、“动态发展说”、“决策周期论”、“战争规律与战略指导规律论”等所作的解读。结合这篇著作来讲,就是对“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这8个字的展开。

简单说来,原则一“广域比较”,就是由此一领域到彼一领域,由局部到整体、由整体到局部;原则二“关注态势”,就是由此状态到彼状态、由过去到现在、由现在到未来、由已知到未知;原则三“结合场景”,就是由此条件到彼条件、由此结果到彼结果、由特殊到一般、由一般到特殊(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原则四“确认效能”,就是由输出到输入、由短暂到长远、由此阶段到彼阶段、由此项目到彼项目、由此效能到彼效能;原则五“解析效率”,就是由此方式到彼方式、由此损益到彼损益、由此费用到彼费用;原则六“考察多方”,就是由现实对手到潜在对手、由此方到彼方、由自我到盟友、由我方到敌方、由敌人到敌人的敌人、由双边到多边、由此平衡到彼平衡;原则七“突出诊断”,就是由感性到理性、由现象到本质、由问题到机遇、由趋势到原因、由原因到原因背后的原因。

全面地说,这些原则就是美国人基于对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和《论持久战》,以及《实践论》和《矛盾论》等光辉著作的学习理解,并结合现代技术发展,从中抽取出来的几条规则。这种做法虽然限缩了原著的思想内涵,但是它通过某种意义和程度上的结构(框架)化、指标化、规范化和美国化(通俗化)等工程化处理,也使得美国一般的评估者能够更容易理解、把握和运用。应该说,经过七十多年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美国人已经成功地把它融入到西方国家安全和军事的话语体系,或者说据此建成了一套共同的战略语言。

3.“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就是净评估的核心实质。我理解,研究
“双方的对比”,主要是作静态的比对,找出双方力量上(数、质量及结构等)的差异化或平衡与不对称。当然,双方的这种平衡与不对称也要在动态中考察。研究“相互的关系”,主要是作动态的衡量,着力分析双方行为模式(理论准则及运用等)的差异,研究双方相互作用的方法和形式、状态和趋势、以及可能的结果。二者加在一起,就是既作静态的比对、又作动态的衡量,既作定性的比较、又作定量的比较,既要比较差异、又要权衡差异可能产生的作用和影响。再看净评估,它无外乎也是采用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方法,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通过比较国家及其盟国与其潜在竞争对手在与军事平衡紧密相关的各领域的综合态势,对国家所处的安全环境进行全面性的、最终性的和描述性的分析评估,并在此基础上预测未来军事竞争的发展趋势,协助政府和军队高层拟定相应战略规划。

重读《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等经典著作,我更加深切地感到,毛泽东对孙武的“知彼知己”是倍加推崇的,而“知彼知己”恰恰就是美国净评估的“基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