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真的这么热衷切腹吗,性教育不再成为禁区

随着时代的发展,性教育已经不是讳莫如深的话题了,在不少国家已经在中小学开展了性教育,日本性教育“从娃娃抓起”。目前日本的大多数小学都已普及性教育,而到了中学,学生们已经可以从课堂上学到一些粗略的避孕知识了。图片 1
说起来日本社会上黄色读物、视听媒介泛滥成灾,堪称该国一大产业。甚至24小时昼夜连锁小卖店里这类刊物都是公开放置,根本没有对未成年人设防一说。这样“开放”的环境中,“性教育”还能称作问题么?有趣的是,日本教育部门,偏偏在“性教育”方面层层设防,这种一面彩旗飘飘,一面严防死守的奇特局面,简直就是日本人性格中“菊与刀”矛盾的一个典型体现,一如在色情产业方面,一方面日本政府严刑竣法,在色情影片的演员关键点上大打马赛克,一方面又放任日本商家大作性变态作品——法律只要求遮蔽正常的性行为,对不正常的自然绿灯大开……
于是弄得国际上往往有人一提日本人就说“是变态”,未必不是这种作茧自缚惹的祸。图片 2
尽管日本是发达国家,但日本教育界人士普遍承认,日本,却是世界上性教育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
传统上,日本古代对性的问题远比中国开放,因此不觉得有必要进行特别的性教育。日本性教育的雏形是贵族家庭利用浮士绘中的色情画对子女进行教育——浮士绘这样的高雅艺术被用作这个用途的确有点儿匪夷所思,但今天即便在日本的机场,依然可以买到这样的色情作品,已经成了日本文化的一部分。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盟军占领下的日本从1947年开始引进基督教教会的性教育观,将性教育称之为“纯洁教育”,在1955年建立“纯洁教育分科审议会”,制定了《纯洁教育之进行方法》,开始将性教育引入课堂。
不过这种引入正如其名所言,相当隐讳和消极。其主要内容,用日本若干女士的回忆,其内容最主要的就是让女孩子明白“男人是狼”这一道理而已——当然男人是否真的都是狼,那是另外一回事。
按照日本人的回忆,当时的这种“纯洁教育”是生活指导课的一部分,唯一与“性”真正搭界的内容就是对女生讲解月经知识。其形式和萨所在年代的生理卫生课有的一拼——“忽然要求所有男生都离开课堂,然后把窗帘拉起来,由教师通过幻灯来讲解月经和妊娠的知识”,而男生除了窗帘拉开后看到面孔红红的女生以外还是一无所知……
不过反正街头与此有关的书籍和音像制品有的是,连捡破烂的都有很多靠卖这个为生,日本的男生倒不大容易因此“纯洁”得对性一无所知。只是效果如何就难说了,日本的性犯罪始终是该国刑事犯罪中比例最高的一项。这中间,日本教育界人士,如东京都立妇人福祉中心的山田越之教授等,虽然大力呼吁增加正面的性教育内容,日本政府方面却担心遭到保守派人士的攻击,始终回应消极。
日本开始真正意义的性教育,要到上个世纪80年代。伴随着艾滋病的大规模出现,日本政府终于认识到性教育实在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了。
从1985年3月开始,日本各地的初中高中才开始发行包括性知识,避孕,艾滋病预防等性教育的材料,其形式是采用折子形状的宣传手册,每项内容一页。开始的时候,这种教育曾因为材料中附有避孕套引发学生的好奇,造成课堂秩序大乱,以至于有些人士颇感不安。但是,在艾滋病的威胁面前,这种教育最终还是被贯彻执行了下来,只是更多地转为自学而不是课堂讲授。图片 3
日本教育界评价这种教育的效果认为,学生普遍认识到避孕套不仅是避免怀孕的工具,而且是避免自己受到伤害的工具,是一大成功。直到今天,还有不少日本教育界人士把日本的性教育叫做“艾滋病预防教育”,就是这个原因。
美国人说艾滋病比教堂更加有效地维护了美国的家庭,看来日本人也可以说艾滋病比呼吁更加有效地促进了日本的性教育。
不过,这种性教育,依然只面向中学生,而对于小学生,这方面应该怎样做,日本依然争论不休,在绝大多数日本小学校中,“性”教育依然是禁区。当然,进行摸索的不是没有,不过通常都会惹来麻烦。日前,又有因为有小学校向小学生普及性知识,引发当地议员和地方团体抗议的事情,轩然大波之后,发现其教育内容不过是让儿童了解避开性侵犯和性虐待的方法而已。
连这样的教育,都被视为异端,可是同时又有大量的日本少年需要从黄色漫画或者影片中了解性的概念——这方面的商家恐怕没有为教育作贡献的思路,日本孩子会接触到什么可想而知。
根据日本性教育协会的统计,今天日本高中生中无论男女承认有性经验的已经达到三分之一,即便初中生中也分别有5%左右有性经验(有接吻经验的则在20%以上,均为女性高于男性),而性教育的进展却如牛步蹒跚,这算变态么?

日本是一个既有严格禁忌,又善于寻找发泄途径的民族,这在今天依然随处可见。他们平时严守禁忌,在特定的时候解禁,在日本,家庭成员内部的性爱,即近亲相奸相对而言是比较多的。图片 4
从以上日本神道放纵性的祈祷仪式,以及神社内的特殊庆典,足见神道教是一个反对禁欲的宗教,甚至是一个纵欲的宗教,更不用说有贞操观、性伦理观了。
日本历史上很长时间都是流行走访婚,一直到江户时代末期,甚至明治初期。在访妻婚时代,男子夜晚能够到多远的地方去走访女子呢?倘若不是游猎,他们在定居的情况下,晚上游荡的范围方圆不过三十里左右,如此一来,近亲结婚很难避免,上至天皇下至平民百姓,异母兄弟姐妹之间结婚甚至是非常频繁的事,这些可见于历史的记载。甚至同母兄弟姐妹结婚的事也有发生。总之,他们的性爱伙伴、性关系的对象范围很广,或者说结婚的对象范围很广,即使儿子去走访母亲所在的村庄或部落,除了母亲以外,与父亲的其他妻子,或同父异母的姐妹发生性关系都不会受到指责,因为还没有那样的道德约束他。图片 5
当时的异母兄弟姐妹之间能够自然而然地结婚或发生性关系,是因为他们并不住在同一家庭,相互之间的近亲意识很淡薄甚至没有,亲属观念也没有,父亲往往是难以确定的,家庭制度尚未完善。比如《扶桑略记》一书记载:日本第17代天皇仁德的儿子第18代履中天皇,已经66岁的他在即位的第六年“乙巳正月,以幡梭皇女立为皇后,是仁德天皇之女也”。仁德天皇有“王子男五人,女一人”。幸好仁德这唯一的皇女不是履中天皇的同母妹妹。不过,同母兄弟姐妹结婚在5、6世纪的日本仍然存在,甚至发生在最早接受大陆文明的日本皇室,发生在大和王朝的皇太子身。
《古事记》关于日本皇室血亲结婚的记载比比皆是,这部书如果要说它是历史典籍,也只能算是天皇家族的爱情史。从里面许多经过后人加工、修饰的情歌看,天皇家族喜欢以这种方式谈恋爱,至于一般的日本民众想必更是大胆、放纵了。
尽管习俗如此,但随着历史的发展,近亲结婚、血缘之间的性关系越来越被禁止,禁忌也越来越严格,范围也越来越广。相比之下,日本皇室在这方面进行得要比普通百姓慢一些。乱伦禁忌的产生是因为认识到同血统生育带来的病态,而不同血统生育通常相对比较健康。但日本皇室和世界上其他少数皇室一样,为了防止平民们亵渎了皇室的血统而不惜乱伦。此时日本皇室乱伦禁忌的底线是同父同母兄妹的结婚,对他们之间的性关系态度却很暧昧。
日本第19代允恭天皇死后,按规定由皇太子木梨之轻皇子继承皇位,但他在即位之前就爱上了同母妹妹轻大郎女,并与她私通,在夜深人静之时“走访”了他的妹妹,留下了许多浪漫而奔放的情歌。
这个轻大郎女是日本历史上有名的美女,日本不少史书也称她为“衣通王”,大概是因为她爱穿通体透明而性感的衣服的原因吧。面对这样的性感美人,也难怪她的哥哥爱美人不爱江山了,也难免遭到其他男人的嫉妒,《古事记》说朝廷百官和天下人民都因此背弃了轻皇子,归附了他的兄弟穴穗皇子。太子的浪漫爱情让弟弟捡了个便宜,弟弟正好可以有借口兴师夺位。图片 6
轻太子被捕后,显然没有去走访他的妹妹、与她“共寝”的自由了,于是他又作了这样一首歌让人送给他的妹妹:
轻娘子啊,轻娘子,悄悄地来到我身边,跟我一块儿睡吧!
他的弟弟穴穗皇子大概发现了他们还在继续幽会,于是把哥哥轻太子流放到伊豫汤地方,不让他与情妹通信传情。即将流放的时候,又作歌告诫他的妹妹:
应为天皇却流放海岛,总有一天会有许多船只迎我归来。
我睡过的席子不能玷污,我的妻呀,你要洁身自爱啊!
这首歌格调非常的哀怨、低沉,看来既不想失去江山也不舍美人。他的妹妹轻大郎女自然理解哥哥的雅意,于是回赠歌道:
在那些男女共眠的海滩上,你小心踩了牡蛎壳, 等到天明再走啊!
可惜这位被废的太子已经由不得自己了,一对恋人就这么离别了。之后,轻大郎女不堪忍受对哥哥轻太子的恋情,终于偷偷追随轻太子去了伊豫国。此时,轻太子为日夜渴待的妹妹感慨地作歌道:
泊濑山呀泊濑山, 大冈子上立着幡,小冈子上也立着幡。
我可怜的妻呀,就这么说定了吧, 让我们像那大冈小冈,永远在一起吧!
啊,不管是像檀弓那样躺下的时候, 不管是像梓弓那样立着的时候,
我可怜的妻呀,我将永远爱护你。
流传下来的轻太子为庆贺这次兄妹重逢的另一首歌唱道: 泊濑河呀泊濑河,
上流打下神圣的桩,下流打下坚固的桩。
神圣的桩上悬着镜,坚固的桩上挂着玉。
像玉一般美丽的我的妹呀,像镜一般珍贵的我的妻呀,
如果你有家,我要去你的家, 如果你有国,我会把故国怀念。
这么相互作歌安慰之后,两人就一起自杀殉情了。日本历史上最经典、最浪漫的乱伦恋爱就这样结束了。由于他们两人失败的教训,几百年后,日本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阴谋家中大兄皇子(626—671年,第38代天智天皇)和同母妹妹通奸时就非常谨慎,为了不引起公愤,他很长时间都以摄政的身份行政。
日本皇室除了这样的姐弟恋、兄妹恋之外,还有不少的姑侄婚或者叔侄女婚。例如第20代安康天皇在安康元年春二月,为大泊濑皇子娶亲,他想聘娶的是大草香皇子的妹妹幡棱皇女。根据《日本书纪》所载,安康天皇和雄略天皇的父亲允恭天皇是仁德天皇的第五子,即大草香皇子的异母弟弟。仁德天皇妃日向发长媛生有大草香皇子、幡棱皇女二人。因此幡棱皇女论辈份是后来成为第22代雄略天皇的大泊濑皇子的姑姑。
当时安康天皇是派遣坂本臣祖根使主去请婚的,他见到大草香皇子后便单刀直入地说明了原委:“天皇愿得幡棱皇女,以欲配大泊濑皇子。”
大草香皇子接见了婚使,当时便这样回答了他:“仆顷患重病,不得愈,譬如物积船以待潮者。然生死有命,死何足惜乎。但以妹幡棱皇女之孤,而不能轻易死去耳。今陛下不嫌其丑,将满荇菜之数,是莫大之荣恩也。何辞命辱?故欲呈丹心,将捧上私宝,此宝名“押木珠缦”(一云“立缦”。又云“磐木缦”。——原注),冒昧交附使臣根使主,奉献给天皇。物虽轻贱,愿纳为信契。”
由于聘婚使者根使主贪图美丽的信物押木珠缦,想据为己有,回去后便欺骗安康天皇说:“大草香皇子不奉命,乃谓臣曰:‘其虽同族,岂以吾妹得为妻耶。’”于是便自己留下了珠缦,没有献出来。那安康天皇听信了根使主的谗言,大怒之下立即发兵围困大草香皇子的家,不仅杀了大草香皇子,而且自己娶了大草香皇子的妻子中蒂姬,纳入宫中,再喊来姑姑幡棱皇女,把她许配给弟弟大泊濑皇子。论辈份,中蒂姬还是安康天皇的婶娘。但是天皇兄弟顾不了这么多,也不会顾及这些,因为那时他们根本不以此为耻。从他们的别居,以及从他们之间的对话来看,仁德天皇和皇妃之间也是走访婚,而不是嫁娶婚。
在日本,家庭成员内部的性爱,即近亲相奸相对而言是比较多的,日本著名的社会学家南博在他的《家族内性爱》一书中说,日本自古以来母子兄妹的相奸多有记载。尽管在外来伦理观的影响下,母子相奸被明确视为重罪。“到了现代,母子间的连带感与日俱增,日本母亲可以为了满足准备大学联考儿子的性欲而与之相奸,这和美国多是父女相奸的案例成为对比”,“当日本母亲对丈夫的性爱不满,或希望压抑来自其他女性、特别是妨碍儿子读书的女性之性爱时,都会产生母子相奸”。

与中国人“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传统观念相反的是日本十分流行自杀,且并不以此为耻,自杀行为在中国人看来是懦弱无能的表现,是会被鄙视的。而日本人却与我们恰恰相反,他们认为自杀是一切的解脱,自杀者是“悲情英雄”,这种行为是值得赞许的。图片 7
例如,我们在抗日剧中通常会看到这样一幕:日本军官战败后,高喊一声“天皇陛下万岁!”然后就把刀捅进自己的肚子,切腹自杀了。这种自杀方式不仅让旁观者毛骨悚然,自杀者也会非常痛苦。因为“腹部神经密布,小磕小碰就能让人疼痛难忍,更何况是用到切?再加上腹部脂肪较厚,如果刀插得不够深,没伤到致命要害,自杀者就要忍受几个小时的疼痛,等血慢慢流干才能解脱。”
上吊、服毒、割腕……自杀的方式有千万种,日本人为什么非要选择最痛苦的一种?
首先,刀是武士的象征,用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更符合武士的身份。
其次,在日本人心中,稻谷非同寻常,是有“稻魂”的,而“稻魂”能够充实自己的灵魂。因此,在日本人的观念中,灵魂并不位于脑袋或者心脏,而是在肚子里。
而切腹,一方面能够释放灵魂,另一方面可以展示忠诚,“我将打开我的灵魂,是污浊,是清白,请您自己看”。当然,还能够震慑敌人,展示自己勇敢。
那么,切腹的鼻祖是谁?
传说在平安时期有一个名叫藤原义的贵族,他白天保持着自己体面优雅的贵族形象,可一到晚上就露出残暴狰狞的面目,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东窗事发后,官兵包围了他的住宅。
出人意料的,他既没有出来认罪,也没有潜逃,而是将所有房门通通打开,自己坦胸露腹的坐在大堂之内,悠然淡定地吹箫,声音凄怨哀婉。曲罢,他拿起擦得雪亮的武士刀,用力切向自己的腹部,然后用刀尖将自己的内脏扔向包围自己的官兵。
在场的人无不称赞他英勇无比,就连百姓也被他的精神所震撼而原谅他了。
因此,切腹常常带有谢罪性质。无论你在生前犯下多少罪孽,只要你有勇气选择用如此壮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就会被原谅。
自此,切腹成了日本武士自杀的标准方式。
打了败仗切腹;被冤枉了切腹;做了坏事切腹;主子昏庸切腹;主子“驾崩”切腹;子孙不肖切腹……总之,只有你想不到的理由,没有他们切不了的腹!
但是,切腹虽然壮烈,但还不够极致,因此,武士们决定制定一套标准的切腹仪式。
仪容:切腹之前要剃须理发,沐浴更衣,然后穿着白色和服在装饰肃穆的寺庙中举行切腹仪式。
眼神:切腹的时候不能闭眼睛,要敢于直视自己的内脏和鲜血。
坐姿:要微微前倾,要不然死了往后一倒,肠子内脏会流一地,很不体面。
工具:他们发明了一种名叫“肋差”的短刀,上面裹上白布,避免手滑,还能吸血。
刀法:第一刀横着把肚皮切开,叫“一文字切”,再竖着来一刀,叫“十文字切”,如果两刀下去还依然坚挺,那么武士还可以视情况继续补刀。
但不管切几刀,人都不会即刻毙命,至少要忍受5~6小时才会去见天皇。这期间的痛苦可想而知,若不小心惨叫出来,那还怎么保持英勇?不是白受罪了?图片 8
因此,“介错人”应运而生。为了减少痛苦、保持体面,切腹者都会找一个亲信当自己的介错人,在完成切腹后帮忙砍头,给个痛快。
头不能完全砍下,因为断头是不吉利的,叫死无全尸(我国古代的刽子手如果收了犯人家属的红包,就会在砍头时给犯人留一块皮连着)。
切腹的武士背后举刀人就是“介错人”
切腹异常血腥、痛苦。日本武士不想忍受切腹的痛苦,又想保留切腹的仪式以保留自己的尊严。因此,“扇腹”应运而生:只要武士用木刀、竹刀或者扇子,在腹部象征性的划一下,介错人就手起刀落将切腹者斩首了。虽然是“扇腹”,但对外必须宣称是切腹。
因此,日本武士没我们想像的那么英勇,很多切腹都是虚假宣传。例如著名的赤穗事件,四十七名义士被下令切腹,实际上他们都是被斩首的,但对外则宣称是切腹自尽。到了江户后期,武士直接服毒自杀,死后再介错,但对外依然宣称是切腹。
可以看出,在很长一段时间一来,日本武士对切腹根本没那么“痴迷”。直到日本天皇和手下一帮战争狂为了对外扩张,为了让国民为他们卖命,他们把“忠义”和“以死为荣”结合起来,给国民疯狂洗脑。就这样,“武士道精神”渐渐演变为“日本军国主义思想”,最终将日本和全世界人民都引向了灾难。
后来,日本战败投降,一大批日本军人遵循武士精神,纷纷切腹以对天皇尽忠。图片 9
可悲的是,他们用生命来效忠的天皇,却视他们如草芥,对外声称自己根本不赞成战争,他也很无能为力。
日本天皇的无耻行径,彻底恶心到了美国政府,迫使日本天皇发表《人间宣言》,否认天皇是“现代人世间的神”的地位,承认自己与平民一样都是人,也会犯错……至此,日本天皇终于被拉下神坛。
日本人的武士精神也随之陨落,但还有人脑子抽搐,比如三岛由纪夫。他跑到日本自卫队基地演讲,妄图发动政变,重现武士辉煌,但人们已经不信这些了,纷纷嘲讽他有病。
三岛由纪夫为了使“糊涂”的国民觉醒,决定剖腹!但他选的介错人技术太差,第一刀劈歪了,三岛由纪夫肩膀和后背遭受重创。第二刀又劈歪了,三岛由纪夫伤痕累累。第三刀终于劈中了脖子,但是没砍断!
旁边的人看不下去了,冲上去就补了一刀,三岛由纪夫这才得以解脱。而尸检报告显示,三岛当时疼得试图咬舌自尽!
屠害日本人几千年的“切腹文化”,就这样在闹剧中灭亡了。
虽然没了切腹,但是日本人民的自杀率却没有下降。
据调查,日本每年有几万人死于自杀,基本上十几分钟就有一个。日本还有专门的自杀森林,自杀圣地,日本政府甚至设置了专门防止自杀的机构,可情况依旧没有好转。
也许是日本经济持续低迷和严峻的就业局势,让原本就内向压抑的日本人民更加沮丧,才走上自杀的道路吧!
正如鲁迅先生所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