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是如何处置劫持人质案的,三国诸葛亮

案件发生于曹操征陶潜期间,当时曹操父亲曹嵩退休后居住在泰山华县,结果被陶潜所害,关于曹嵩被害有两种说法:一是《世语》说,曹操命令泰山太守应劭将父亲接回兖州,不曾想陶潜提前赶到,先杀了曹操的弟弟曹德,吓得曹嵩赶紧携妻妾跳窗逃跑,可是其妻太胖卡在窗口出不去,曹嵩逃到厕所,结果全家遇害。应劭一看大事不妙,老板全家死于自己管辖的地盘,自己绝没有好果子吃,所以应劭弃官投奔袁绍而去。二是《吴书》说,曹操派人迎娶父亲回兖州,因辎重100余辆,陶潜出于好心派都尉张闿领兵护送,结果张闿贪图财物杀了曹嵩劫掠财物奔淮南而去。不论两种说法谁是谁非,陶潜杀曹嵩确凿无疑,所以曹操冒着被张邈、吕布夹击的危险东征陶潜,杀的徐州、东海一带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若不是吕布袭击其后方陶潜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议温明董卓斥丁原
馈金珠李儒说吕布》,出自《李卓吾评本三国志》,清初。中坐者为董卓,左坐者为丁原,后立者为吕布,正是吕布“三姓家奴”的写照。不过,他这个骂名,纯粹是小说家言。

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妇孺皆知、影响最着的人物,尤其是诸葛亮的智慧绝对是历史上无人匹敌,因此人们把他与孔子并列,孔子为“至圣先师”,诸葛亮为“智圣”。能够称为“圣人”的,绝非一般人物,在人们的心目中高不可攀。

就在曹操东征陶潜的时候,陈宫与吕布、张邈合谋准备攻取曹操根据地濮阳,但考虑濮阳有夏侯惇据守强攻未必成功,于是陈宫使出调虎离山之计直奔曹操老小居住地鄄城,夏侯惇惧怕曹家再次遭殃,遂率领轻骑救援,吕布趁机袭取濮阳占领了夏侯惇老窝,夏侯惇拼死于战,吕布耍诈派了精壮武士伪降,劫持了夏侯惇,战争期间主帅遭人劫持这简直是笑话,而且预示着战争必败无疑,可是夏侯惇非但没败反而扭转了被动局面打赢了比自己强大的敌人,能够有此作为的当然不是夏侯惇,是副将韩浩。当绑架案件发生时,韩浩领兵把守住夏侯惇的军营,召集夏侯惇手下将官,命令他们不要惊慌不要妄动,军心稳定后,他来到案发现场,怒目圆睁叱责绑架者的不法行为,他说,你们这些逆贼胆敢劫持大将军,我看你们是活够了。我奉命讨贼,怎么能因为将军一人性命而放纵你们这些乱臣贼子?然后命令军队攻击绑架者,绑架者再次以夏侯惇要挟,韩浩眼中带泪的对夏侯惇说,国法为重,将军暂且忍耐。绑架者一看自己手中的夏侯惇已经失去人质作用,又不敢撕票,纷纷跪倒在地举手投降,并说只是想索要一些财物并无其他意思。韩浩将绑架者一一过堂签字画押统统斩首,夏侯惇也安全获救。曹操因后方吃紧迅速从徐州撤军,得知韩浩如此果断顺利地化解了陈宫、吕布之流的阴谋诡计,并夺取了濮阳,心里甚是欢喜,当着夏侯惇等文武官员的面对韩浩竖起拇指说:“卿此可为万世法。”然后下达文件,凡以后再发生劫持人质案件,不要顾及人质,必须把绑架者斩尽杀绝。此令一出,层出不穷的劫持人质案迅速绝迹。

吕布被骂作“三姓家奴”,他的干爹之一是董卓。其实这有点冤枉他了,因为吕布始终是吕布,并没有改叫“董布”。其实,同代人中,刘备有养子,曹操的父亲曹嵩也是宦官的养子。如果仔细考察,就会发现,董卓与吕布的义父子关系,和曹、刘两家很不同——这背后,也有历史中的大事件。

浏览汉史,发现诸葛亮的发迹与南阳有着极大的关系。在《出师表》中,诸葛亮曾表白自己的奋斗历史,给人们讲述了一个为什么长期“蜗居”南阳的故事。“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谘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从这段话中,后人进行了多方面的解读,有人说诸葛亮当时很穷困,生活很苦,“蜗居”在南阳卧龙岗过着很苦的生活;诸葛亮用“卑鄙”一词形容自己,可见当时的确很落魄;有人说诸葛亮厌倦了当时诸侯纷争的世道,隐居在卧龙岗,过着清静的生活,两耳不闻窗外事,要不是刘备三次谦恭邀请他出山,是绝对不会出来辅助刘备的,辅助刘备出于感激。除了这些解读,引起世人关注的恐怕还是“南阳”、“襄阳”之争,就是诸葛亮当时“蜗居”的是南阳还是襄阳。“蜗居”和“隐居”是不同的概念,如果说诸葛亮“蜗居”南阳,很符合当时的情况,如果说诸葛亮“隐居”襄阳,则和诸葛亮的心愿有些不符。何哉?

据史书记载,汉代是劫持人质案的高发期,《三国志·夏侯惇传》引孙盛的说法,汉光武帝年间有盗贼劫持阴贵人的舅舅,因地方官抓不到盗贼导致人质被杀。《汉书·赵广汉传》记载了皇宫卫队一个叫苏回的人被歹徒劫持,当时的官员采取好言相劝好酒好肉的办法,并对绑架者说,放弃人质缴械投降会得到宽大处理,说不定以后碰上特赦还能保住性命,结果绑架者被说动束手就擒。《后汉书·顺帝纪》也有益州盗贼劫持地方长官杀死列侯的记录,“阳嘉三年,益州盗贼劫质令长,杀列侯。”汉朝自安帝、顺帝以来发生劫持人质案最为猖獗,歹徒以富人、官员、王公大臣甚至皇亲国戚为质,主要目的是索取财物,也可以说是生计所迫,而官吏对待绑票案均没有很好地遏制,韩浩之所以受到曹操嘉奖,一是严词拒绝歹徒要求,指出其行为的严重性,二是击贼不顾质,断了歹徒去路,这是打击绑架者极为有效的方法。另外韩浩不顾夏侯惇死活是否有取而代之之心,我们只能猜测了。其实,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何尝不是另一种绑架!

■吕布拜董卓为义父,更像是“结拜”

细细品味诸葛亮的原话以及结合当时的情况,诸葛亮的许多说法和做法实在让人费解,真实的情况就是诸葛亮的这些说辞不过是一种谦词,他之所以“蜗居”南阳就是希望从纷乱的现实中找到欣赏自己的“伯乐”,并不是心甘情愿做一个“隐士”。

《三国演义》里,吕布有丁原、董卓两个义父,再加上亲爹,被张飞骂作是“三姓家奴”。可是翻开《三国志》,并没有吕布认丁原为义父的记载,可知这件事完全是小说家言。认董卓倒是有一点根据,《三国志•;吕布传》记载说,董卓“以布为骑都尉,甚爱信之,誓为父子”。正史记载董、吕二人的“父子”关系,只此一句,远没有演义里那么明确。

在两汉时期,南阳的地位非同一般。汉高祖刘邦从这里一路西上,避开秦军的主力,从伏牛山、商洛山区偷偷摸摸潜行到咸阳,给秦军一个出其不意,并占领咸阳,奠定了自己的老大的地位。东汉刘秀更是以此为根据地,建立东汉,在东汉一朝,这里是帝乡。尽管刘秀建都于洛阳,但南阳的地位如同今天的上海,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占有极为重要的位置。东汉末年,尽管南阳受战乱破坏最重,依然是军阀割据看重的中心城市,谁占领南阳,不仅政治上得分,而且可以虎视荆襄。这样一个战略要地,那个有战争野心的人会轻易放弃,当然想从战争中获取资本的人也不会轻易放弃,虽然战乱可能影响身家性命,但想在战争中获利的人,远离战争的前沿,洞悉天下大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尽管南阳在东汉末硝烟不断,但有政治雄心的人还是不肯轻易离开,不敢在南阳城居住,在南阳周边“蜗居”就成为明智的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