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的形势及资源分配,控制三国兴旺的命脉

   
现在要讲的是三国。大家晓得,我们一般的了解都是从《三国演义》上来的,可是今天的讨论,是从《三国志》以及其他关于三国时代的典籍得到一些资料来作为我们讨论的依据。

    上一集我们讲了孙权与士族、名士的矛盾冲突。这其实也是曹操、刘备、诸葛亮他们遇到的共同问题。曹操杀边让、杀孔融、杀崔琰、杀杨修,刘备杀张裕,诸葛亮杀彭羕、废来敏、废廖立,都是这一矛盾冲突的表现。那么,曹操、孙权、刘备、诸葛亮,为什么都与士族或者名士有矛盾、有冲突呢?

    诸葛亮德才兼备,鞠躬尽瘁,世所称颂,令人仰慕。但一生过于谨慎和爱惜羽毛。明察秋毫之末的后果,导致在任用人才,尤其培养人才这个大事方面,多少却有些糊涂。

我说三国,并不将它当故事,主要是考察这三个国家利用自己的资源、组织、人才以及运用自己的所长和所短;在竞争中,运用什么样的策略……我是从这个角度来讨论三国的。

要说清这个问题,就得先说清楚什么是士族。

诸葛亮为何多用赵云

首先讲的是三国的形势及资源的分布。我们大家都知道,三国是魏、蜀、吴三个单元,从《三国演义》上,我们看不出这三国资源上的差异,只看见一群人,没看见他背后所凭借的是些什么东西。魏国是曹操的力量,当时我们称它魏国,实际上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并不是魏,他还是用汉的名称,还是用汉献帝的旗号,号称是汉代的正统之所在。魏国当时地方是最大的,有十三个州,其所拥有的大概有七个半到八个州左右,继承了东汉最大的一片疆域,也是核心地区。可是中国北部,在曹操挟天子以号令天下时,北方中国已经衰败,于是北方中国的人口大量减少。当时的关中,司州、雍州这些地方,大概失去了至少百分之六十的人口。今天山西、河北干道上的地区,人口少了一半左右,这些人口流失不是在大乱的时候,在黄巾起事以前,就大量地流失了。

士族,就是世代做官的家族。一个家族,怎么可能代代都做官呢?因为那时做官不容易。范文澜先生的《中国通史》说,在汉代,一个人要想通过正规途径做官,必须具备三个条件。第一,必须是士人;第二,必须通晓经学;第三,必须被举为孝廉。孝廉就是孝子廉士,这是德的要求。通晓经学也叫明经,这是才的要求。必须是士人,则是身份的要求。士在周代,原本是最低一级的贵族。到了汉代,则变成了最高一级的平民。平民又分四种,即士农工商。士,就是士民;农,就是农民;工,就是工民;商,就是商民。农民务农,工民做工,商民经商,士民读书。士以读书为业,其实也就是从事脑力劳动。换句话说,士,就是“脑力劳动者”,即“劳心者”。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所以士农工商,士的地位最高,商的地位最低,他们甚至无权做官。

一直到《三国演义》发展到将近三分之一,诸葛亮才在铺垫中登上舞台。如果说此前的三国中充满了战、诈、计、策,到了诸葛亮出场,开始进入到谋和算的新高度。

人口的流失归纳起来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气候变冷了。中国有一个很长期的气候变寒的时候,而最寒冷的时候,大概是在南北朝的时候,开始冷是在东汉的晚期。由于气候变冷,北方的民族不易度日,就压到中国境内来,造成了边患。战争不仅使战线上地区受很大的损害,战线外紧接着战区的地方,也有很大的损害。汉朝本来有个很好的征兵制,在那时,因为汉朝政局本身不太好,征兵制濒临破产,于是在靠近战区的地方就有许多强征当兵、强拉做役这一类的事情,造成了很大的混乱。而天气一冷,也使得北方的降雨量极度减低,北方的土地本来就接近干旱,降雨量降低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生产就差。所以在北方,曹操面临的局面并不是很好的局面,有三分之二的地区,不是人口逐渐减少,就是生产几乎停顿;靠近黄河北岸的以及更往北的,几乎一般性的水利系统都被破坏。人口流失,气候干旱,水利系统当然就没用处,造成了生产极度的萎缩。所以,号称七八个州,实际上它的实力并不那么厚实的。而且北方还有一大批流民,本来是难民,后来变成了农民军,就号称黄巾了。黄巾的人数很多,未必有真正的宗教信仰,大致上是受饥饿驱迫以致成为流民。不可否认的,宗教力量是驱使他们集合在一起的因素之一,但绝对不是唯一的因素。整体讲起来,北方的资源颇为短缺。

这样一说谁都明白,当时能够达到这三个标准的人还真不多。别的不说,光是通晓经学就很难,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有书读,都读得起。如果还要求什么都不做,专门只读书,那就更难。因此,只有那些有书读,读得起,读得进,读得好,而且并无其他职业的读书人,才可能做官。做官必须读书,读书为了做官,读书与做官就变成了一件事,变成了职业。一个家族,如果以读书做官为职业,就叫“士族”。如果世代读书做官,就叫“世族”。但是,以读书为业的,差不多也都世代为官。所以,“士族”即“世族”。

《三国演义》开始,对于刘备来说,已经建立了以关羽、张飞为核心的兄弟圈子,五虎上将在赵云迅速加入后已经得其三。然而这个强大的军事核心组合除了对黄巾军有不少胜利,在面对董卓、吕布和曹操等军事集团时,却是败多胜少。

曹操手上的军队,来自不同的地方,很多都是本来的地方长官,带领一些地方保安部队。还有地方的豪侠、地方上的领袖,也将他们的群众往往以家族系统组织起来,参加了内战。曹操手上,人的资源非常庞杂,人数虽多,可是并不整齐,对他效忠的程度是非常低的,所以曹操能掌握的天然资源和人力资源双方面,并不是真的居于一个压倒的多数。可是他在另一方面,占了一个正统的位置,在中原所在,“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无形、看不见的资源,是很重要的东西,他可以用天子的名义封赏、任命,这是他的敌手们无法抗衡的一个特点。

由此可见,所谓“士族”,就是由于世代读书做官,而从平民阶级中分化、产生出来的特殊阶层。他们的特殊性表现在三个方面,即垄断仕途,控制舆论,变成豪强。士族为什么能垄断仕途呢?因为一个人既然是有条件读书的,又做了官,他们的子孙后代自然也比别人更有条件读书,更有条件做官。即便读书人多起来了,祖辈、父辈做过官的人,同别的读书人竞争,总要容易些。这样一来,就会出现一个现象,就是做官的人,世世代代都做官,甚至都做高官,比如“四世三公”的袁家就是。这样一来,做官的名额就有可能被若干家族垄断,或者垄断某些官职。这是第一个原因。

刘备以兄弟义气为核心情义和仁义,逐渐吸纳了一干下层人才。这个以兄弟情谊结合起来的紧密小团体,是乱世流民用以团结保全自己的本能,但却因为其层面低下,并无人能为刘备集团提出正确的发展纲领。刘备济纳人才的能力却不能转为用人之能,这让他在47岁赤壁之战前,仍无片土。水镜先生一言道出根本,此时的刘备空有万人莫敌的关羽、张飞,却无人能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