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中国法国史研究会在法国,2009年第六届中法历史文化研讨班

图片 1

图片 2

2009年11月14日至15日,由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和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日本研究所共同举办的“世界格局变动中的中日关系学术研讨会”在沈阳辽宁大学召开。来自北京、上海、天津以及东北地区的40多名专家、学者出席了研讨会。
在14日上午举行的开幕式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会长武寅、辽宁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刘志超、日本驻沈阳总领事松本盛雄、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秘书长黄星原、中华日本学会秘书长高洪分别致辞。武寅会长说,从历史上看,无论是在二战前还是二战后,世界格局的变化都对中日关系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所以,我们研究中日关系要把它放在世界格局的范围内进行考量和研究。在当今世界多极化的时代,国家与国家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多变,我们只有从世界格局的角度把握中日关系,才能掌握中日关系的根本。刘志超副书记对中日关系史学会将本次研讨会安排在辽宁大学召开表示感谢,并祝愿研讨会取得圆满成功。
在主题报告中,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刘江永教授以“世界格局演变与中日关系”为题作了精彩的报告,赢得参会代表以及学生的阵阵掌声。他认为,21世纪初的国际格局出现以下特点:世界格局一极多元结构尚无根本改变,在军事、金融领域美国及美元地位仍居世界首位,但美国这一极在弱化,多元力量在发展,其中包括广大发展中国家、地区组织和其他非国家行为体以及20国集团的兴起。大国关系格局“一超多强”的局面依然如故,美国综合国力最强,仍保持一超地位,但金融危机爆发后明显削弱,“金砖四国”等“多强”走强,而日本和欧洲一些国家则受到美国金融经济危机的影响而相对下降。他认为,国际大格局有利于中日关系稳定发展,有利于中日推进战略互惠合作关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冯昭奎就日本政局变化与中日关系发表了看法。他认为,日本民主党上台对发展中日关系有利,我们在外交上宜加强同日本的对话;在经济上,需要构筑危机应对型的中日经济贸易关系;在地区合作上,积极应对建立东亚共同体倡议;在民间交流方面,通过扩大和深化中日两国各行各业、各地各级的人员交流,促进两国人民的相互理解,改善两国人民的相互感情,努力使两国人民的相互感情和心理从“反感刺激反感”的恶性循环转向“好感促进好感”的良性循环。
研讨会还就冷战后世界格局的变化对中日关系的影响、国际金融危机与中日经济合作、日本内政外交的走向等问题进行了研讨。
武寅会长在会议总结时发表了重要讲话。她对本次研讨会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她认为,本次研讨会邀请的专家是一流的,寻找的是坚实的平台,研讨的是重大的选题,有着良好的会风。她说,社会团体就是要搭平台,把各路专家汇集一堂,在争论中接近真理,在整合中提高中日关系研究的质量,得出更科学、更客观、更符合实际的高质量的研究成果。
辽宁大学副校长徐平表示,本次研讨会非常成功,希望今后有机会再次与中日关系史学会进行合作。

参观巴黎一大
图片 3
参观法国国家档案馆
图片 4
法国国家档案馆内部一角
图片 5

集体照

向塞尔日-蓬图瓦兹大学副校长赠送剪纸“福”字
图片 6
参观塞尔日中轴
图片 7
在巴黎与法国同事们一起过春节
图片 8
参观法国国家档案馆

图片 9

应邀访法的中国法国史研究会成员在参加论文集《时空契阔》中法文版在巴黎第四届国际社会科学图书展首发之外,连续参与多项学术活动,而且受到法国邀请方热情招待,在法方的精心安排组织下,进行了多次学术参观活动。
2月10日,中国法国史研究会成员再次参观了巴黎大学(Sorbonne索邦)的老索邦大楼,其平日很少对外开放。巴黎大学派专人向我们介绍这所自12世纪奠基以来就享誉世界的著名大学几个世纪的发展史。在这座金碧辉煌的学术圣殿里边参观边听讲解,所有壁画雕像大厅长廊所弥漫的厚重的历史气息为我们上了一节生动的法国教育史课。
2月16日,我们参观了建于1790年的法国国家档案馆,尤其参观了不对外开放的核心档案馆部分,这是很高规格的待遇。该馆诞生于法国大革命的风暴中,集中保护国家各类行政经济材料,特别是拿破仑三世大厅,在一重厚重大门后珍藏着法国大革命1789年《人权和公民权宣言》等重要文献原件。大门由三把暗锁紧锁,由馆长等三个重要人物各自分别掌管一把钥匙,只有三人到齐才能打开大门。我们只有在此肃然起敬。此外,许多中世纪的文献和城镇印章都令我们大开眼界。除了档案仓库外,我们还参观了借阅大厅,并听取档案馆馆员详细介绍了查阅档案的方法,对于随同来参观的留学进修学生帮助甚大。
与我们合作的另一个单位塞尔日·蓬图瓦兹大学位于巴黎西部郊区。2月17日,借着该校客座教授、中国传媒大学许铁兵老师应邀去该校作报告之机,我们全体也应该校邀请一起前往参观学校所在地区。意在了解法国城市化进程中巴黎地区如何解决大城市的人口增长、经济发展、空间拓宽等问题。上世纪60年代起,戴高乐时代就考虑到巴黎人口过于集中,在巴黎郊区建立5个新区,相当于5个巴黎的卫星城市,目的是分散巴黎的压力,把一些人口迁往郊区,塞尔日-篷图瓦兹是70年代新建郊区城市之一。学校请来城市规划负责人,利用多媒体演示把这个70年代以来发展起来的新城区作了全面的介绍,并派车带我们实地考察新城新貌。这是一堂生动的城市发展史课。一方面,时代发展有需求,乡村城市化势在必行,另一方面,人们也从未放弃保存古老自然和文化遗产的理念,因而在传统和现代中努力寻求平衡。新城市便建成人与自然、与传统协调共存、宜于居住的典范。这次参观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及许多的思考。
这次出访正好赶上中国虎年春节,法方在2月13日大年夜特地借到卢浮宫旁一栋19世纪的建筑里的一处老宅,为我们准备了丰盛晚餐,与我们共度佳节。参加聚会的学者留学生兴致昂扬地贴窗花、写春联、包饺子,把浓浓的中国年文化带到巴黎古老的心脏街区,虽然身在在异乡却过了个愉快的温暖的春节。法国人文科学之家还在年初六专门为我们及与亚洲问题有关单位成员举行了春节酒会。

与获奖学金学生在一起

(中国法国史研究会供稿)

图片 10

夏尔勒教授在讲课

图片 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