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姆林宫解密,德军装甲兵之父回忆末日

图片 1

文章摘自《看世界》2008年第8期 作者:维谦

文章摘自《北方周末报》2008年9月4日 作者:方国

文章摘自《德二战装甲之父反思录:闪击英雄》 作者:[德]海因茨·古德里安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斯韦特兰娜从少先队夏令营给父亲寄来一张身穿短裙的照片,斯大林勃然大怒,用红铅笔在照片上画了个大叉,又在背面写道:妓女!”并派飞机寄回。父亲给女裁缝送去自己的旧衬衫,让她拿这个作布料给斯韦特兰娜缝制睡衣:是斯大林式的忠贞腰带。当斯韦特兰娜开始谈情说爱时,斯大林无法隐瞒内心的嫉妒。女儿像父亲一样,也是个色情狂,风流韵事一桩接一桩。父亲以斯大林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嫉妒心,将女儿的恋人格里戈里·莫罗佐夫、阿列克谢·卡普列尔……一一送进劳改营。

空战持续了40分钟,苏军击落16架B-29轰炸机和10多架F-80战斗机,而自己毫无损失,参战的苏联飞行员克拉马连科说:“1951年4月12日绝对是苏联空军最得意之日,那天放眼望去,鸭绿江的天空上都是美军飞行员的降落伞在漂动。”而这一天则被美军称为“美国空军的黑暗星期四”。

他报告我说希特勒不准我到前线上去视察,并且命令我和布塞将军在明天的午间汇报中,一定都要出席。希特勒对于我那个报告,感到很怒恼,他认为我是有意指摘他。所以这一次又会是“会无好会了”!

克里姆林宫的公主中,没有一个当上国王的。不仅是因为苏联以及后来的俄罗斯从无王位世袭一说,另外身为“克里姆林宫儿女”也未必是一种幸福。

50多年前的朝鲜战争中,在鸭绿江与清川江之间的“米格走廊”曾使美国空军望而生畏,以往人们只知道这条“米格走廊”的主宰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其实在“米格走廊”上还有苏联空军的身影。最近,当初的参战者鲍里斯·阿巴库莫夫的新书《不为人知的战争》,揭开了苏联空军秘密参加朝鲜战争的过程。

3月15日,陆军总部遭到极严重的轰炸,空袭前后共历时45分钟,所投掷的炸弹数量,足以炸平一个大型的城镇而有余。这样多的炸弹都投掷在我们这一个小小的营房上面。毫无疑问的,我们要算是一个军事目标,所以我们对于敌人的轰炸,实在并无抱怨的理由。当快到正午的时候,空袭警报的电笛声就已响起,我还是和平常的习惯一样,仍然留在办公室里工作。大家总能记着,我的妻子现在已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难民,经过希特勒的批准,她现在就住在我的宿舍里面。警报响了之后,她就看着那个军士在地图上画出敌机进袭的路线。通常敌机到了勃兰登堡之后,就会向柏林方向飞去,可是这一次却转向措森方面飞来。我的妻子觉得情况有异,她马上就跑来告诉我,于是我立即命令全体的人员,赶紧都进防空洞。当我刚刚走进洞口的时候,第一颗炸弹就落了下来。由于我们已经躲避,所以死伤倒很轻微。只有作战处的人员行动略迟了一点,结果克利布斯将军和他的几个僚属都多少受了一点轻伤。克利布斯头部被震伤,当爆炸之后,我赶去看他的时候,他就在我的眼前昏倒,人事不知。所以必须送往医院休养,要有好几天都不能工作了。

苏联历届领导人并非都爱他们的妻子,但是全都爱他们的儿女。至于说苏联时期那些世界1/6土地的统治者,对于作为人之常情的爱往往讳莫如深,那又另当别论。普通百姓对于领袖们的私生活,几乎是一无所知。

秘密奔赴战场

在这个情况之下,海因里希上将也来到了措森,准备去接受维斯瓦河集团军总司令的新职。他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解科斯琴之围——这个小要塞现在正在苏军包围之中。希特勒希望他能以5个师的兵力,从我们在奥得河上所尚占领着的小型桥头阵地内,向敌军发动一次攻击。我觉得这种攻击实在是毫无意义,所以主张先消灭敌人在科斯琴附近所占领的桥头阵地,然后再与被围的守军重建直接的接触。由于意见不一致,我和希特勒又不免发生了多次的辩论。这个要塞还是在菲德烈大帝时代建筑的,守军司令是一位警察出身的将军莱纳法尔斯(Reinefarth),他在华沙城一战中,颇负盛名,实际上他虽是一个好警察,却不是一个好将军。

“斯大林开始称他女儿为女主人,并吩咐她给他发命令。”

朝鲜战争爆发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依仗空中优势,将战火烧向中朝边境。在中朝两国的请求下,苏联决定派空军歼击航空兵师和国土防空军高炮部队参战。1950年11月,从全苏空军中挑选出来的飞行尖子换上中山装,以普通旅客的身份乘坐火车前往中国东北。到11月底,苏联在中国东北紧急组建了第64歼击航空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