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70周年走近奥斯维辛,印加帝国高度文明

图片 1

图片 2

文章来自历史

北京时间7月29日消息,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法国安第斯山脉研究所的专家表示,一个时间跨度达400年的温暖期允许古印加人利用山地进行农业耕种,进而让他们的帝国实现了大范围扩张。新研究显示,公元1100年至1533年的升温帮助古印加人在更多土地上耕种,同时大力发展灌溉、沟渠和梯田。

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70周年,那场空前的劫难给人类留下了太多苦难的回忆。70年来,不同国度的人们,或反思罪恶,或保存记忆,为的是铭记历史,不让类似的人间悲剧再度重演。近日,记者走访了奥斯维辛,这个原本默默无名的波兰小镇,因一段触目惊心的悲惨经历,成为了人类记忆中永无法抚平的伤痕。

十月革命的开国元勋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在斯大林的一次次大清洗中纷纷落马。透过历史的风云烟尘,分析这些人物政治悲剧中的性格因素,既有历史启迪,也有现实意义。

法国安第斯山脉研究所位于秘鲁首都利马,其古生态学家亚历克斯·切普斯托-拉斯提博士表示,研究结果显示气候变化帮助古印加人在农业方面取得成功。长达400年的温暖期充当了古印加帝国实现扩张的一个“完美孵化器”,这个帝国的疆域从哥伦比亚一直蔓延到智利中部。

悲伤的波兰小镇

十月革命的开国元勋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在斯大林的一次次大清洗中纷纷落马。透过历史的风云烟尘,分析这些人物政治悲剧中的性格因素,既有历史启迪,也有现实意义。

通过分析安第斯山脉库斯科地区马卡科哈湖湖床的沉积物,科学家发现了当时正处在温暖气候的线索。在海平面以上1.1万英尺的泥淖中,他们发现了大量树木、农作物以及种子的残骸。在海拔如此高的地区进行农业生产,说明当时的森林线呈上升趋势。

奥斯维辛是波兰南部一个只有4万多居民的小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法西斯在此修建了欧洲规模最大的集中营,小镇因此闻名于世。奥斯维辛集中营主要包括三部分——奥斯威辛主营、布热津卡营和莫诺维策营,总面积达40平方公里。

十月革命后的一段时期,托洛茨基曾被认为是列宁身后顺理成章的接班人。

切普斯托-拉斯提表示,随着森林线向安第斯山脉更高的区域移动,古印加人开始对山地进行重新开发以提高生产力。他们采取的措施包括挖掘沟渠灌溉田地以及修建梯田,当时的梯田获得持续不断的供水。据悉,包括印加古道以及著名的马丘比丘在内的遗址都是在这个温暖期建造的。

建立初期,奥斯维辛作为集中营,主要关押来自波兰、捷克、俄国、法国等24个国家的囚犯。从1942年开始它又增加了另一个职能──杀人中心。在布热津卡营,一条专用铁路从集中营的南边大门一直通到北端,铁路尽头是两座配有毒气室的焚尸炉。当年,数以百万计的犹太人被用闷罐火车押送至此。在月台上,他们被分成两部分,身强力壮的留下做劳役,老弱病残者,包括儿童,则被送到毒气室毒死。到1944年,大约有400万人在这里惨遭杀害。

当年,托洛茨基在苏维埃布尔什维克的地位仅次于列宁,是作为领导核心的五人政治局委员之一,还是苏维埃军事委员会主席,并兼任过军事人民委员、外交人民委员和海运人民委员等要职。十月革命后的若干年里,托洛茨基与列宁的画像时常双双并列挂在一起;直到列宁病逝之前,苏维埃布尔什维克历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代表们发言结束时都会高呼口号:“我们的领袖列宁和托洛茨基万岁!”

切普斯托-拉斯提表示:“温暖期是一个文明实现扩张的完美孵化器。古印加帝国具有高度组织性以及一个复杂的等级制度,但如果没有温暖气候这个提供支撑的自然条件,这个帝国的文明程度不可能达到如此高度。”切普斯托-拉斯提称,湖床沉积物也同样揭示了公元880年左右出现的一场干旱,此前的瓦里帝国因此走向衰败。

德国的反思

对于托洛茨基在十月革命中的作用,1918年11月的《真理报》曾发表斯大林《十月的转折》一文,斯大林在文中写道:“这个转折的鼓舞者始终是以列宁为首的党中央……起义的全部实际工作是在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托洛茨基同志的直接领导下进行的,可以坚定地说,无产阶级很快转到苏维埃方面来,与革命军事委员会善于做日常工作是有关的,这些方面,党首先主要应该归功于托洛茨基。”斯大林曾将这篇文章收入他的选集,但后来出版全集时,这篇文章被抽掉了。

来源历史说

德国哲学家阿多诺曾说过:“在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有历史学家指出,德国人反思第三帝国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关键时刻不是诺曼底登陆,而是发现奥斯维辛大屠杀的那一刻。

对托洛茨基的评价,卢那察尔斯基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在托洛茨基令人眼花缭乱的成功的影响下,在他的人格魅力的影响下,不少接近托洛茨基的人都有认为他是俄国革命的头号领袖的倾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