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不满北方剥削起义,希特勒副手赫斯绝密文件被拍卖估价20到30万美元

南方真正抱怨的,是联邦统一的高进口税。这样,北方工业品就可以将欧洲的竞争挡在大门外而垄断南方市场,持续地榨取南方的财富。

5年后,美国中央情报局终于弄清克格勃间谍幽灵是怎样悄无声息地潜入巴基斯坦的白沙瓦空军基地,神不知鬼不觉地使U-2飞机机械失灵的。

本文出自历史网(www.lishiqw.com)

查尔斯·亚当斯是一只“只知道一件事情”的刺猬。他在《善与恶——税收在文明进程中的影响》(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年2月版)中断言,王朝兴替政权更迭,原因只有一个:税收制度的好坏。于是,历史的蛋糕被他以一个新颖的角度切开,呈现出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剖面。比如,雅典借波斯战争之机,建立了得洛斯联盟。超过两百个城邦加入进来,大家凑份子,钱集中放在得洛斯岛,供战争使用。希腊在马拉松赢得对波斯决定性的胜利之后,联盟并没有解散——各城邦的贡赋太多、来得太容易,雅典人实在无法抗拒诱惑,于是决定代替大流士,剥削昔日的盟友。他们把钱从得洛斯岛运回帕台农神庙,大兴土木。同时,一次次地翻倍对其他城邦的贡赋。胆敢拒绝者——如米洛斯和米蒂利尼,惩罚是男人全部杀光,妇女与儿童贩卖为奴。这导致随后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得洛斯联盟中超过一百六十五个城邦背叛雅典投向斯巴达,因为后者不要求任何贡赋。可以说,雅典失败的结果,在战争开始之前便已注定。

1960年5月1日,苏联塔斯社向全世界广播了一条震惊全球的消息:苏联防空部队击落了美国U-2间谍侦察机,活捉驾驶员F·鲍尔斯上尉,地点在苏联斯维尔德洛伏斯克工业中心上空。

经过笔记和相关记录对比,专家认为此文件不可能是伪造的,其价值估计在20万到30万美元之间(约合人民币122万到184万元)。

又比如罗马。他们刚得到海外殖民地时,习惯于延续当地之前的税制,不增不减。外派的总督都是自掏腰包养活自己,离任时“不会带走任何东西,除了当地居民的感谢以及罗马公民的赞许”。但随着疆域的扩大,每次战争费时长久,士兵们在外浴血奋战,留在罗马的元老们则趁机兼并土地。同时,对新征服的领土,元老院派包税人如蛆附骨般跟随罗马军团,收取海外的税赋。就这样,士兵们失去了家乡土地,而海外收益却没他们的份儿。结果便是士兵们拥戴自己的将军反对元老院。从苏拉开始,到庞培到恺撒到安东尼,将军们直接动用军人在驻地征重税供养军队,最终导致罗马走向帝制,共和国覆灭。

华盛顿呆了!这难道是真的但据他们掌握的苏联的飞机、火箭实力,苏联根本没能力将3.3万米高空的U-2飞机打下来!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佚名,原题为:《希特勒副手赫斯绝密文件被拍卖》

七世纪,阿拉伯人从中东开始的急剧扩张,亦是一个关于税收的传奇故事。他们习惯于给征服者三个选择:死亡、皈依穆斯林得到免税待遇,或纳税。这道选择题,哪怕是一头驴都知道正确答案是什么。然而,这是个贪吃蛇策略——随着越来越多的基督徒皈依穆斯林,哈里发和苏丹们的税基越来越小,税率越来越高。更要命的是,哈里发与苏丹们采用了分成制——中央百分之二十,各省百分之八十。由于苏丹们上下其手少报瞒报,中央实得连百分之五都不到。哈里发眼睁睁看着地方坐大,帝国分崩离析。与我们的分税制,相映成趣。

但莫斯科却在展览U-2飞机的残骸。汹涌而至的观众清楚地看到,这是架很像滑翔机的侦察机,机身狭窄,机翼长15米,已被伪装成用于气象考察的飞机,摄像机、录音机、雷达和无线电都完好无缺。

据国际在线消息,德国《明镜周刊》报道称,有关纳粹元首希特勒的副手鲁道夫·赫斯1941年潜入英国苏格兰后编写的一份绝密文件将在美国被拍卖。

蕞尔小国莫斯科公国一统北方成长为俄罗斯帝国,要感谢蒙古人任命它代为收税;西班牙帝国垮塌的真正原因并非无敌舰队的战败,而是愚蠢的税收政策;亨利八世与罗马教庭决裂并非为了娶安妮·波琳,而是夺取教会从英格兰搜刮走的什一税;科斯特带着五百零七名战士、十六匹马和十四门大炮,打败阿兹特克上百万的军队夺取中南美,帮助他的并非天花,而是众多无法忍受阿兹特克横征暴敛的印第安部落……而美国独立战争实在是无厘头。既然母国英国在北美殖民地派驻大量军队与印第安人、荷兰人和法国人作战,那么,要求殖民地人民合理负担一些费用,当不为过。因为,在北美的税收,没有一个便士流向英格兰本土,仅供当地使用。然而,北美殖民地还是以英国人无法理解的“完美的愚蠢”反叛了,将英国拖入十分不情愿的战争。随后的南北战争——至少在亚当斯看来——与奴隶毫无干系。因为林肯在竞选时说:“我无意直接或间接干预奴隶制度,我相信我没有这样做的合法权力,我也无意这样做。”至于《解放宣言》,那是内战开打两年后的事情了。南方真正抱怨的,是联邦统一的高进口税。这样,北方工业品就可以将欧洲的竞争挡在大门外而垄断南方市场,持续地榨取南方的财富。

要命的是驾驶员鲍尔斯不但没有用毒针自杀,而且在卢比扬卡监狱里写了认罪书。

1941年5月10日,苏格兰农场主大卫·麦克莱在草场上发现一名德国飞行员,其脚踝扭伤,并被降落伞缠住。此人自称机长阿尔弗雷德·豪恩,随后他被交给民兵,真实身份也被揭穿——他就是纳粹德国的副元首赫斯。

《大宪章》之后,英国贵族在与国王一次次艰难的博弈中,逐渐树立起关于现代税收的基本框架:管花钱的政府无权征税,管征税的议会无权花钱。具体而言,只有满足三条原则,税收才能称为正当。一是纳税人同意。为此,有征税权的议会必须由纳税人选举产生。可以说,当今普遍实施于各国的普选权,即是“无代表不纳税”这一观念的直接产物。二是税收须按明确的规则在全体人民间分配。分配不正当的税收是什么呢?亚当·斯密说得好:“如果你放弃分配原则,你就进入了抢劫与勒索的王国。”三是公平。在此,查尔斯·亚当斯借哈耶克之口,对累进税制进行了猛烈的批评,认为它比“最有害的税收的危害还要大”。在他看来,固定比例制才是最公平的。

5年后,美国中央情报局终于弄清克格勃间谍幽灵是怎样悄无声息地潜入巴基斯坦的白沙瓦空军基地,神不知鬼不觉地使U-2飞机机械失灵的。

现在,有关赫斯此行的文件被列入美国亚历山大历史拍卖行下次拍卖物品的名单中。这份近300页的文件据称是赫斯在英国被囚期间编写的。经过笔记和相关记录对比,专家认为此文件不可能是伪造的,其价值估计在20万到30万美元之间(约合人民币122万到184万元)。

按供应学派的观点,“如果财政收入是惟一的目标,那么很明显,中等程度的税收可以带来最多的财政收入”。这并不需要我们很多的耐心——给里根和撒切尔们十年时间,就能出色地证明这一点。但是,现在各国普遍的税收水平太高了。孟子所描述的井田制,税率不过是百分之十一。今天,孟子的主张却成了我们想都不敢想的奢望。虽然各国有总统制、半总统制、内阁制之分,但究其本质,当选的政客——议员也好,政府首脑也好——都有强烈而拙劣的表演倾向,要在任期内“干点什么”以便青史留名或改良社会。于是,议会与政府合谋多征税,就无法遏制。再加上政府垄断了货币发行权,纸币滥发便不可收拾。二战后的七十年间,德国马克、英镑、法郎等各国货币贬值都在七百至一千倍左右,如此规模的财富掠夺和再分配,史上绝无仅有。每念及此,就会由衷地佩服瑞士人的智慧——他们虽然有政府、有议会,但是人民从未让渡征税权。每到加税,议会只有提出动议的权力,必付诸全民公决方可决定。如此,瑞士人有最令世人艳羡的货币以及生活水平,也就不足为奇了。托马斯·潘恩说:“政府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只是一种必要的恶;而在最坏的情况下,它则是令人完全不能忍受的恶。”他的教导,只有瑞士人听进去了。

克格勃的航空专家轻易地设计出一个使U-2飞机起飞后机械失灵但驾驶员却不能发觉的巧妙方法,挑选出一个名叫嘉兹尼的间谍去执行任务。嘉兹尼在白沙瓦市有亲戚朋友,而且他熟悉飞机构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