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是个伪概念,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影子

人类社会被少数人独占公权力,独霸利益的时代就要过去;骗子的哲理一旦被万民看穿,他们的骗术也就到头了。理想社会的权力哲学是权力回归它的本来面目,还原为民众谋
取自身利益的利器。

所谓左、右,原本只具简单纯粹的政治经济意涵,只是个人地位的反映,富而强势者谓之右,弱势群体谓之左。生活窘迫不堪的整天学舌“民主自由”就自以为是什么“右派”,养尊处优油光满面却时刻把“革命”挂在嘴边,施施然左派自居,岂非都是蔚为大观的滑稽场面?

公有制民主不成立,私有制民主属逻辑悖论,更是笑谈,那么“民主”这玩艺儿又为什么迷倒众多世人,简直煞有介事了?奥妙在于,欺骗性的概念,借助欺骗性的营销——“概念营销”的套路,历史很悠久。

权力、利益和教化

最近左营敬而远之右营忌惮无比的老顽童何新发飙,左喷喷右喷喷,枪挑一线,棍扫一片。右派照例无人敢撄其锋,少有大佬接招,一干徒众继续民主自由人权地自说自话,继续不遗余力地干着埋汰中国诅咒体制的脏活累活。左派更惨。早前,本极悲情的左派被何新的《论毛泽东》《重论毛泽东》感动得涕泗横流,不料何新《警惕文革翻案风搞乱中国》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浇来,当场灭火;近更闻斯人一声大吼如果再搞文革,我还当反革命,直若五雷轰顶,欲哭无泪。当然有定力和功力俱佳的回过神来,鼓勇接下这化骨绵掌,趔了两趄,大喝一声:我们就是要迎回毛泽东的社会主义!

民主是个伪概念

曾飞

本人无比敬爱毛泽东,视之为现代中国的奠基石;本人也无比欣赏何新先生的博学及治学态度,尤其赞同其鲜明的国家主义立场。何老先生最近的发言倾向性明显,不可否认其中有极深的立意,他还想依靠自己的影响力发挥一些作用。本人不想趟什么左、右的浑水,是因为对左和右有追本溯源的认识和看法(可参《论左与右》《左的尴尬》等文)。本人这里还想不揣浅陋,追本溯源地谈谈对所谓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认识。

世界几大嘉年华之一的美国总统大选正如火如荼开展,吸引着无数人的眼球。此项盛事历来是广大西迷身上最大的G点,一经触碰她们就会兴奋得不能自已,急得想张口咬人,因为这活儿蕴含了据说是普世价值中最重要的一款:民主。国家领导人的立废去留,其决定权居然在那些升斗小民手里!令人多么自豪、多么欢乐、多么羡慕、多么嫉妒又多么的恨啊恨的当然是自家了。

权力,历来被国人所尊崇,以至于权力早就上升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文人们于是用心构筑了王道的理论,也就是通往拥有最高权力之路的奇思妙策。权力也就成了中国社会的核心议题。

资本主义是人类生产关系和社会关系的一种革命性的创举,其核心表现形式就是货币主义。与之相对应的是财富的实物主义。货币不能衣不能食,人类直接赖以生存的其实是所能支配的物质财富,而不是什么劳什子的货币。其他社会形态讲究的是对物质财富直接有效的占有和支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自下而上物资的输贡;良田千顷,广厦万间封闭庄园,雇佃奴役,自然经济,自给自足;自有一亩三分地日出日落辛勤耕耘,看天吃饭,丰饱歉饥。人类创造发明货币的历史好几千年了,但多数时候是为便于物质财富的贮存、输运和结算所用,系物质财富的辅助和补充,无法真正主导人类社会。明太监刘瑾、清大臣和珅无论搜罗了多少百万亿万两银子和财宝,在如虎的皇权面前终显得脆弱无比;他们要想保住这些银子,除非自己另外打造一个有效的皇权。

这时那些国产的左佬一般不敢撄其锋。他们自说自话地念叨着阶段论、国情论,然后话锋一转、以退为进:我也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我也喜欢、我也热爱、我也追求)只是也有自以为聪明一些的,目光如矩地看出西式民主的虚伪性,说那不是真正的民主,正主儿在此姓马、姓毛!然后义正辞严一番论证之。

或有愚人老子者,相当出格地批判权力本身。老子曰: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意思是说:想据有天下而随意摆布,我预见他不可能得逞。天下是所谓的神器,不可以随意摆布。随意摆布的以失败告终,占有的还要失去。而姜太公则干脆说: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也。似乎也敢于批判权力本身。然而,他语气一转,还是回归到了如何拥有权力的核心议题: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天有时,地有财,能与人共之者仁也。仁之所在,天下归之。与人同忧同乐,同好同恶,义也。义之所在,天下赴之。凡人恶死而乐生,好德而归利,能生利者道也,道之所在,天下归之。依旧万变不离其宗,回到了永世的核心话题如何独揽权力的政治游戏。老子对于权力本身的批判也就逐渐被人们所淡忘。

资本主义却颠覆了这一准则,尽管过程很艰辛漫长,也很血腥。

无论如何,在他们眼里,民主不但真有其词,而且真有其事,名、相、实兼备,普世啊;关键是定义权、解释权和行使权在谁手里。

于是,数千年来中国的枭雄们争先恐后夺取天下而占为己有,以独揽天下大权为最高追求。项羽本纪曰:秦始皇帝游会稽,渡浙江。梁与籍俱观。籍曰:‘彼可取而代也!’可怜一代枭雄项羽,不信老子的告诫,终于悲歌垓下,自刎而死。
即使到了近代,还有袁世凯称帝的闹剧上演。一代枭雄袁世凯申令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予之爱国,讵在人后?但亿兆推戴,责任重大,应如何厚利民生,应如何振兴国势,应如何刷新政治,跻进文明,种种措置,岂于薄德鲜能所克负荷!前次掬诚陈述,本非故为谦让,实因惴惕文萦,有不能自己者也。乃国民责备愈严,期望愈切,竟使子无以自解,并无可诿避。为了救国救民,只好当皇帝了。1915年12月11日袁世凯称帝,前云南都督蔡锷领护国军北上讨袁,袁世凯不得已宣布取消帝制,忧愤成疾,不治而亡。如斯悲剧,一代又一代,前赴后继: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这个过程不能不提到犹太因素。犹太人两千多年前灭国,颠沛流离,居无定所,饱受排挤,使他们深刻认识到,良田千顷,广厦万间即使是真正的物质财富,也极不可靠,刀枪来临,终归为人作嫁。兵燹一起,犹太人仓皇逃命随身带的只能是金银珠宝钻石之类的细软这是他们世世代代的命根子。不像当年国军转进台湾,许多军官达人拼死携上无数的老家房契地契,从此天天做着光复的梦。契纸和钞纸一样,有人认账的时候才是财富,无人认就是废物;金银财宝不一样,在正常情况下都有世人认(非正常情况比如在沙漠深处一块金砖还是一杯水有用不言而喻)。至于为什么世人认金银财宝,属于另一个哲学问题,这里不做铺叙。

是么?连定义权、解释权和行使权都不统一,都关键在特定人手里,就敢称民主啦?就普世啦?

到了今世,对于权力的追求达到了新的高度,熙熙攘攘,浩浩荡荡,单单今年血拼新科状元的大军就已经成了百万雄师,天下无敌。据国家公务员考试网《2013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将接近200万》报道:由于2013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的招录人数突破2万人,势必意味着有更多人投身到国考大军中,根据往年情况,国家公务员考试网分析,今年的报名人数很有可能接近200万。这绝非什么工作稳定的吸引力,而是追求权力伟大传统的发扬与光大。
君不见,除了这明火执仗考取功名的国考大军,背后还有更加庞大的谋官暗流,或者沾亲带故,或者买官卖官,或者迎合时代潮流拼搏而出人头地。如此谋官大军之规模恐怕早就胜于血拼新科状元的大军了。

有人说了,犹太人带的是银子,和珅家藏的也是银子,为什么犹太人的就有用?因为和珅没地方可逃,而犹太人有。犹太人四散奔逃,当然也有逃到中国的,不过这地方底蕴太过深厚,多数时候铁板一块,死犟死犟的犹太人到了这块地球上相对最平和的土地,也乐得安享日子,不可避免地归化了。在欧洲就不同,不相容的文化、宗教环境使他们自身四分五裂,反倒使犹太人在夹缝中艰难生存了下来,并保住了宗教文化的独特性。

本人混得还可以,至今有个一官半职,叫做家长。玩电脑点击哪个网页我说了算(看哪个电视频道不好说,我家小子比我横),晚饭吃什么基本我说了算,小花园种什么草什么木我说了算,存折上的数目虽然很不养眼,但怎么花我说了算。其实比家长更妥切的称号是家主,我当家做主,家主名副其实,当之无愧。

2011年05月27日中华论坛《中国官员数量到底有多少?》的文章披露:中国官员数量到底有多少?目前好像没有公开的数字。昨天新闻报道:有142万人报考公务员,这意味着又有1万多人将加入公务员的队伍。中国的公务员、官员是多了还是少了?这些年考公务员的人数不断大增,如过江之鲫,其要害不是做公务员可以为老百姓谋取更多的福利而是可以分得更多的民脂民膏。国新办发表了《2009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在此份白皮书里,透露出了一个惊人的信息,即2009年中国官员的数量竟然相当于加拿大全国人口的总和!对此,白皮书里是这样描绘的,截至2009年,全国共有290多万少数民族干部,约占干部总数的7.4%。全国公务员队伍中,少数民族约占9.6%。根据此段话里透露出的数据,经过简单的计算,得出的具体答案是:截止去年为止,中国官员的总人数约为2146万,按照官员与普通公务员1:5的换算关系来看的话,保守估计中国普通公务员的总人数应为1.1亿。二者相加后得出的结论是:中国目前享受吃皇粮待遇的总人数大约为1.3亿,换句话说,
也就是平均每10个中国百姓要养活一个国家公务人员。据统计,加拿大目前的总人口为2700多万,和中国官员的数量大体相当,但如果加上普通公务员的话,中国公务人员的总和约为加拿大全国人口的5倍。真是令人触目惊心呀!

中世纪欧洲有一个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教皇,教权曾经一统江湖。但宗教不能当饭吃,越来越庞大的教士队伍干的活实质上是争饭吃,争吃的往往还都是好饭。大大小小的封建君主争权夺利,常年相互杀伐。打仗是世间最消耗物质财富的活,由于金银财宝的世人认性质,及其作为财富支配形式的低成本和便利性,使之成为君主调动民众为其打仗(或其他一切形式的效忠效劳)最有力的媒介,所谓的国政因此成了不折不扣的财政。君主们一打仗财政就吃紧,就亏空,在欧洲夹缝里生存的紧紧攥着世代相传银子的犹太人就开始逐步打造和奠定其历史作用与地位。钱不是那么好借的,君主们许诺用后续的税收作抵押,一般加诸如8%的利息;钱也不是那么好赖的,总有仗打,总有亏空,有借有还再借才不难犹太人于兹登上了欧洲世界的舞台并在幕后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利滚利使犹太人的银子越来越多,使其拥有的能量也愈发强大。犹太人虽然饱受战争灾难,但世界上最热爱战争的恐怕也是犹太人吧。

我之所以能做得了家主,盖因为我还有些家产供我主之。按照伪希腊的说法(何新老师说了,古希腊几乎一切皆是伪托的,俺不能不信),民主就是人民主权,人民是城邦、国家的主人,城邦、国家就是人民的家产,因此,民主人民处置国家,应该像我处置我那点家当一样随心所欲。这就出大问题了:其一,国家若属于全民,就是马翁笔下所汲汲营营的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啊,莫非共产主义就要实现啦?其二,当世之民主国家,最讲究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事实上社会上大多数的财产也姓了私,而且贫富分化愈来愈两极,芸芸众众身无余财的民怎么就做了主呢?做的是哪门子的主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