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才子司马相如,严君平的故事

古代中国皇帝专权,权倾朝野天下,皇帝的行为举动,完全凭个人的喜怒哀乐,当他喜欢一个人时,此人立即就会飞黄腾达,而厌恶一个人时,此人不是削官夺爵,就是丧家辱命,完全没有什么标准和制度。因此古谚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每个皇帝都有自己宠爱的大臣甚至内侍太监等,即使是明君也有这样的癖好,当老皇帝去世,新皇帝即位的时候,这些单单受宠而无功无德的宠臣们,只会是一个悲惨的下场。一代明君汉文帝也有这样的逸事,他宠溺一个叫邓通的人,不但出入相随,夜间更同榻共眠。这个邓通出身卑微,也没有什么突出的才能,汉文帝却赐予他大量的财富,使他富比王侯,又赐予他高贵的官职,使他名列公卿,邓通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能讨得文帝如此厚爱呢?原来,有一天汉文帝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不停地往天庭上攀登,一直登了很长时间,眼看就要进入天庭了,最后一步却怎么也踏不进去,这时文帝已经感到筋疲力尽了,心里非常着急,正在这时,忽然一个头戴黄帽的人从天而降,他从背后推了文帝一把,文帝一下子就登上了天庭。文帝心里很高兴,忙回过头来向那人致谢,发现那个人已经转过身去,衣袋在背后打了一个结,文帝正要叫住他,这时突然惊醒,一下子什么也看不见了。文帝回忆梦境,历历在目,就和身边的人说起了这个梦,大家都说是吉兆,文帝梦里位列仙班,又有神人相助,这是皇上之喜啊。文帝也暗暗地高兴,暗忖道:“此人既来助朕,一定是江山柱石之臣,我一定要找到他。”从那之后,文帝就注意留心观察。没过几天,文帝出游,来到河边渡口的时候,遥遥望见有数十名头戴黄帽的船夫正在那里驾船靠岸,文帝见那班人所戴之帽,正与梦中所见的相符,心里不禁暗喜。他登上船,又见一个船夫将衣襟结于背后,很像助他登天之人,于是将船夫招来问话。那个船夫从来没见过皇上,心里非常紧张,结结巴巴地说名叫邓通,由于紧张,说成了名叫“登通”。文帝想,此人名字竞与梦境一样,邓通不正是“登天必通”的谐音吗?他既然能把自己推上天,必定是个奇才,于是文帝认定了正是这个船夫梦中助他登天,因此特别宠爱他,立即赏了他很多财物,并且任命他为御船船监。邓通突然福从天降,心里说不出的惊喜,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后来他通过文帝身边的太监,才知道文帝做梦的事,他心里当然明白,自己哪里助了皇帝登天的一臂之力,完全是骗人的鬼把戏,只是皇帝自己糊涂了而已。邓通知道自己除了会划船以外,其他什么都不会,因此他处事非常谨慎,从不轻易言事,他明白只要讨好了文帝,自己就不会露马脚,因此极尽媚献之事,文帝更加宠信他,封他为上大夫。文帝念念不忘自己梦里登天一事,他认为邓通肯定是上天派来助他的奇人,就找来一个很有名气的人给邓通相面。相士端详了半天,说邓通天生薄命,但是有横富。文帝听了不悦,相士却不依不饶,接着说邓通日后必定贫困潦倒,饥饿而死。汉文帝听了更加生气地说:“能让邓通富贵或贫寒的只有我一个人,有我他怎么会贫寒呢?我现在就让他富贵起来,让他几辈子都有花不完的钱。”于是,文帝下令把蜀郡严道的一座铜山赐给邓通,允许他自己铸造铜钱。从此邓通发了大财,他铸造的铜钱布满天下,人人都知道有“邓氏钱”。邓通也对文帝感激涕零想尽办法报答文帝。一次,文帝的背上长了疮,治了很长时间也不见好转,后来竟慢慢地溃烂流脓,文帝痛得钻心,整天卧床,不敢动弹,人也憔悴了很多。邓通觉得表现自己的机会到了,整日伺候在文帝身边,侍疾问药,殷勤备至。有一天,邓通替文帝往伤口上敷药,邓通见疮已化为脓血,竟用嘴巴替文帝把脓血吸了出来。脓血一经吸出,文帝的疼痛立即减轻了几分,邓通又继续将脓血全部吸出,文帝的病一下子好了大半。文帝大受感动,心想关键时刻还是邓通对自己最忠心,总算不负对他的提拔和宠爱。文帝感慨道:“朕贵有天下,你说天下谁最爱朕呢?”邓通献媚说:“皇上为人君,亦为人父,最爱皇上者,自然是太子了。”文帝深以为然。皇帝有疾,太子当然不敢怠慢,也是天天进宫来问安侍奉,邓通说完不久,太子就进来了,文帝便叫太子来给他吮疮。太子无奈,跪在榻前,对着文帝溃烂的疮口,勉强把嘴巴凑上去,太子自幼娇贵,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嘴还没碰到疮口,竟恶心呕吐起来,文帝非常不高兴,一脚踹在太子身上,骂道:“生儿子还不如养个畜牲。”太子慌忙退了出来。后来太子听说吮血之事是邓通所为,说太子最孝者也是邓通所言,心里暗暗地嫉恨,认为邓通是故意离间他和父亲的关系,肆意争宠。文帝死后,太子刘启即位,就是汉景帝。景帝厌恶邓通,就示意丞相借故把他革职,让他回家闲居了,但是邓通不知变通,怀疑丞相申屠嘉故意与他作对,竟然上书辩冤。景帝不去治他的死罪,已是看在先帝面上,现在见他不知悔过,就把他拘入狱中。邓通一倒台,就有人告他私铸钱币,主审的官员痛恨邓通无能却窃据高位,又受到景帝的暗示,将他的家产统统充公,文帝死时曾经留下遗言,不能让邓通饿死,于是一位公主将他收容在家里。谁知公主家人都厌恶他,邓通待不下去,只好流落街头。就这样,曾经富甲天下的邓通,最终在饥寒交迫中死去,应验了相士的预言。

汉武帝刚刚继位之时,想干一番事业,起用了一批儒学的支持者,但是遭到了祖母的反对。祖母大人将这些人杀的杀,贬的贬,又任命了一些主张无为思想的人。武帝不愿意与他们交谈,更不用说商议国家大事,无事便打猎、赋诗、拓造井苑。着名的文人东方朔、吾丘寿王都和汉武帝是好朋友。汉武帝也愿意和他们在一起,吟诗作赋,心情十分愉快。有一天,汉武帝身边的狗监杨德意拿着一首《子虚赋》让汉武帝去读。汉武帝心想:你一个狗监能奉献什么好赋呢?杨德意似乎看出了汉武帝的意思,便说道:“这首赋是别人写的。”汉武帝这才注意到,这是一个叫司马相如的人作的赋。汉武帝便读开了《子虚赋》,不读不要紧,一读便被赋中华美的文辞和磅礴的气势所深深吸引,连连称赞道:“好赋,好赋!”汉武帝以为这个叫司马相如的人是前朝人呢,便觉得有些惋惜,叹道:“只可惜我与他不是同一时期的人啊!”杨德意早就想巴结汉武帝了,一看汉武帝读完赋很高兴,又大夸特夸这篇赋,心里美滋滋的。一听汉武帝发出慨叹,他赶紧说道:“陛下,写这篇赋的人是当代人,是小臣的同乡,否则我怎么会有他写的《子虚赋》呢!”汉武帝一听,非常高兴,心想:我汉朝还有如此有才华之人,我一定要见一见,便问道:“你所说的话当真?他现在哪里,是干什么的?”杨德意说道:“陛下,小人岂敢欺骗您,我说的句句属实,司马相如现在成都,无事可做,整日吟诗作赋。”汉武帝非常想见见这位才子,便立即派人召司马相如见驾。司马相如,字长卿,是蜀郡成都人,从小热爱艺术,擅长弹琴,琴声优雅婉转,而又风流洒脱。他文笔特别好,尤其擅长写赋。年轻有才的司马相如因文采好而出名。但是那个时代,只讲地位和财富,所以司马相如这样的才子因家里穷,一直没有娶上老婆。但司马相如也落得自在,四处游学,生活倒也快乐。一日,他来到临邛,见到了昔日老友王吉。王吉和司马相如是同乡,又是好朋友,从小一起读书。王吉很佩服司马相如,认为他聪明好学,而且文章好。一晃20年过去了,两个人相见,颇有几分感慨。王吉和司马相如各自谈了分手之后的生活状况。王吉得知司马相如尚未成家,便热心地说:“仁兄,我给你介绍一位,你肯定满意。”司马相如本不想娶妻,但见到王吉一家人其乐融融,很是羡慕,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心想:我二人本是同乡,又是一起读书长大,而如今王吉儿女满堂,我还是孤身一人。他问王吉:“贤弟,不知此人是谁家千金?”王吉并不答言,好像要故意吊司马相如的胃口似的,不回答是谁家的小姐,而是说道:“仁兄,这位小姐生性聪明无比,貌若天仙,而且性格十分温雅,只可惜她夫君早逝,现在娘家守寡。”司马相如一听如此难得的才女,更加来了兴趣,急忙问道:“贤弟,快说,到底是谁家的女儿?”王吉说道:“说起她家更是有名望,她父亲乃是临邛首富卓王孙,他的女儿叫卓文君。”司马相如听了之后,像泄了气的皮球,连连摇头,说道:“我怎么敢高攀呢,再说人家也不会同意。”王吉不以为然,说道:“卓王孙虽然富甲一方,但是仁兄才华盖世,和卓文君乃天生一对,你我共同努力,我认为这事会成功的。”第二天,王吉去见卓王孙,说他有位仁兄名叫司马相如,来到临邛游学,此人才华出众,尤其擅长写赋,不知卓王孙是否有意相见。卓王孙早就知道司马相如是有名的文人,又是王吉的好朋友,立即答应宴请司马相如。王吉是想借此机会让司马相如与卓家人相见,从而给卓王孙留下好印象之后再提亲。司马相如和王吉来到卓王孙家做客,卓王孙不敢小瞧司马相如,邀请了县中很多官员和有名望的人一起作陪。过去有钱的人和官府中的人混得特别熟,一看卓王孙请帖,都如约而至。酒宴之前,卓王孙给人家介绍:“这位就是当今的大才子司马相如。”司马相如赶忙起身,说道:“不敢当,不敢当,还请各位仁兄多多指教。”宴会开始,卓王孙带头向司马用如敬酒,说了许多奉承话,其他人也都如此。司马相如酒量非常大,都应付了下来。王吉心中有事,他想借此机会展示一下司马相如的才华,以便卓王孙以后能答应这门婚事。王吉站起来,对大家说道:“司马相如兄不仅文章写得好,而且琴也弹得非常好,可以说是多才多艺,不如今天趁着酒兴,让相如兄弹奏一曲!”大家都纷纷要求听一曲。司马相如拿过琴,定好音,便弹奏起来,琴声优美,在座的人虽然不懂音乐,但从司马相如娴熟的手法上看,也知道弹得不错。

严君平是蜀郡人,在成都以卜筮为生。他认为lh筮虽然是一种卑贱的职业,但也能施恩惠于众人。有人询问邪恶不正之事时,就依照蓍草龟甲为他说坏事的害处,和为人子孙的言谈依据孝顺,和为人兄弟的言谈依据顺从,和为人臣子的言谈依据忠正,对每个人都用善良加以因势利导。严君平每天为几个人占卜,挣得百钱足以谋生,然后就停止占卜而讲授《老子》。君平广博浏览,无不通晓,依照老子、庄周的意旨着书十几万字。杨雄少年时跟从君平游学,后来在京师做官扬名,多次在朝廷上向那些贤明的在位者称赞君平的道德。杜陵人李强一向与杨雄友善,很久后他做益州牧,欣喜地对杨雄说,他能真正地得到严君平了。但是杨雄警告他,对君平只能以礼待之,李强内心不以为然。等李强到任,按照礼节与君平相见,始终不敢说请他作为自己的从事,于是才感叹地承认杨雄有知人之明。严君平活到九十多岁,以卜筮终身,蜀地人热爱、尊敬他,一直到东汉还常常称赞他。杨雄着书谈论当时人物,对于郑子真和严君平非常敬重,并大加赞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