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广难封,张骞出使西域

匈奴是我国古代聚居在阴山南北草原上的一个游牧民族。秦朝时,他们不断入侵中原,秦始皇派大将蒙恬大败匈奴,从此匈奴退到漠北。可是到了楚汉相争时,匈奴又乘机南下侵扰中原,而且占领了许多土地。汉高祖建立汉朝以后,决定对匈奴派兵。结果汉高祖被匈奴人马在白登山包围了七天七夜,这就是历史上的“白登之围”。刘邦一看匈奴如此强大,便采用了和亲政策,来缓解边境的侵扰。但是匈奴首领单于贪得无厌,不仅娶了汉朝皇室的女儿,还要索取许多财物。尽管如此,他仍不罢休,还经常背信弃义,来骚扰中原人们的生活。文帝和景帝采取休养生息的政策,恢复生产,减少战争。尽可能与匈奴保持着和好的政策,还采取“和亲”这种方法来缓解边境的压力。文景盛世使社会经济得到了恢复和发展,汉朝逐渐强盛起来。到了汉武帝时,他治国有方,年轻有为,国家昌盛达到了汉朝的最高点。而且汉武帝不主张“无为”思想,他认为身为一代帝王就应干出一番事业来。武帝看到强大的汉朝常常受到匈奴的威胁,虽然采取“和亲”政策,但匈奴贵族还是经常侵犯中原,骚扰人们的生活,使北方地区的人们不得安宁。他非常气愤,一方面仍旧采取“和亲”政策,另一方面却暗中积蓄力量,计划等到时机成熟,出兵消灭匈奴。那时候,朝中分为两大派。一派主张出兵攻打匈奴,他们认为:汉朝如此强盛,岂能受匈奴的气呢,而且匈奴贪得无厌,总是不守盟约,经常侵犯中原,杀害百姓,掠夺粮食和牛羊,严重影响了北方地区人们的生活。如果匈奴再强大了,他们很可能举兵攻打都城。主张抵抗派的代表是王恢。而以御史大夫韩国安为代表的“和亲派”则认为:匈奴能征善战,汉朝建立以来,从没有打败过匈奴,一直采取“和亲”政策。匈奴虽然经常侵扰北方人民,但还不会威胁都城,而且攻打匈奴十分困难,匈奴没有同定的居住地,过着游牧生活,随意迁徙。即使我们取胜了,也得不到他们的领土和人力,但如果我们失利,单于必会反扑,到时候恐怕会危及到朝廷的统治!汉武帝是主战派,但作为一国之主,他觉得应该沉得住气,等待时机。公元前133年,马邑有个大商人聂壹来找王恢。聂壹是边境上的商人,他恨透了匈奴人。本来边境上做买卖很赚钱,可那帮可恶的匈奴人,见到东西就抢,不用说是赚钱了,有时候连本都得搭上。他这次找王恢,就是想为王恢献一计。聂壹知道王恢是主战派,所以他才来求见王恢。聂壹对王恢说道:“将军,匈奴在边境肆意骚扰我大汉朝人民,而且还经常入侵中原,不铲除它,总是一个祸根。如今我们国家兵强马壮,还怕它一个小小的匈奴吗?如果我们想铲除它,我倒有个好主意。”王恢一听很高兴,忙问道:“什么好主意?”聂壹说:“我经常在边境上做买卖,他们有时买我的东西,但更多的是抢我的东西,所以他们很多人都认识我。我仍以做买卖为幌子,对他们说把马邑献给单于。单于非常贪财,而且他知道马邑这个地方又很富有,所以他一定会带兵而来。一旦他带领军队人关,我们就把他包围起来,打他个落花流水。”王恢听后大喜,忙说道:“果然是妙计!”王恢立刻面见汉武帝,把聂壹的计策说了一遍。汉武帝一听也认为是一条妙计,便决定依聂壹的计策行事。于是,汉武帝任命韩国安为护军将军,王恢为将屯将军,公孙驾为轻车将军,李广为骁骑将军,李息为材官将军,率领30万人马去做好埋伏。这些人依计行事:韩国安埋伏在马邑周围,王恢从后路包抄,而公孙驾和李广则安排在马邑左右,李息安排在中间。他们准备匈奴兵一到,李息率兵马先和匈奴拼杀,之后装成败兵,把匈奴引到韩国安、公孙驾、李广的三面包围中,一旦匈奴逃跑,后路而上的王恢再截杀。聂壹扮作商人,潜入匈奴,很多人都认识他。他对匈奴兵说:“我有要事报告单于将军,请通禀一声。”不一会儿,匈奴兵就让聂壹进去回话。见到单于,聂壹就说道:“将军,我可以杀死马邑的官吏,把县城献给您。不过我有个条件,您得答应我。”单于一听,很高兴,便问道:“什么条件,快快讲来。”聂壹说:“将军,如果我献城有功,你必须答应我不允许你手下的人骚扰我做买卖,而且不允许别人在边境做买卖。”单于心想:够狠毒的,只允许你一人做买卖,钱都让你挣了,但是马邑县城更重要,我不如先答应他,得到了县城,然后再慢慢收拾他。想到此,单于便笑着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但是单于还是怕上当,便派了几个心腹跟聂壹一起到马邑去,看聂壹是否真杀死官吏。这几个人来到马邑后,聂壹先进城,让那几个人在外边等着。过了一会儿,聂壹便将几个人头挂在了城头上,对底下的人喊:“快告诉你家将军,我已经杀了官吏,让他速来!”实际上,聂壹杀的是几个犯了死罪的犯人。

李广出生于将军世家。秦时名将李信是他的先人,曾捕得燕国太子丹。李广善射,得自家传,又生就一双猿臂,练成了百发百中的功夫,没人能比得过他。文帝十四年,他从军反击匈奴,因为战功卓着,升为骑常侍。他随文帝射猎,格杀猛兽如同儿戏。文帝评价他说:“可惜李广生不逢时,要是生在高祖时,最少会当个万户侯。”景帝时,李广升为骑郎将,曾随周亚夫平定吴楚七国之乱,名声大振。可惜他因私自接受梁王所授将军印违法,没有得到封赏。他还做过上谷太守,数次与匈奴交战。汉典属国公孙昆邪曾向景帝哭诉说:“李广才能,天下无双。可惜太过自负,只怕您会有闪失,反而丢了人才。”于是景帝把李广改为上郡的太守。景帝中元六年六月,匈奴三骑兵射杀汉军数十人。李广闻讯,推测说:“这一定是匈奴射雕者干的。”便率领百余骑兵追赶敌人。跑出数十里后追上,李广命令骑兵分为左右两翼,自己亲手射死两人,活捉了一人。经过盘问,果然是匈奴射雕的猎人。李广刚刚把俘虏带上山,只见匈奴数千骑兵尾随而来。这下随从的骑兵慌了神,急忙要加鞭逃命。李广镇定自若地说:“我们离开军营有几十里,如果逃跑,敌人乱箭射来,哪个也活不了!听我命令:大家一齐迎上去。敌人认为我们是大军诱饵,必然不敢再打。”百余名骑兵进到匈奴数千骑兵的鼻子底下,李广立即命令下马解鞍。他看到一个匈奴白马骑将在阵前左右晃悠,立即与十余骑兵冲杀过去,杀敌后又退回阵地,解下马鞍,让马卧倒,一点害怕的样子也没有。天黑后,匈奴骑兵终因怀疑大队汉兵会埋伏在附近而撤退了。李广与百余骑兵次日安全返回大营。此后,李广还先后做过陇西、北地、雁门和云中太守。武帝即位时,左右大臣都说李广是杀敌名将,武帝就将李广纳入未央官为卫尉,与长乐官卫尉程不识齐名。程不识此前也是边地太守,他的军队以军法严明着称。他曾说:“李将军治军太简慢,若猝然对敌定要吃大亏。但士卒们还是乐于跟他。我治军虽苛细,敌人却不敢贸然来犯。”李广治军散慢又非常自负,这些毛病让他尝尽了苦头。一次,他率领一万骑兵出雁门关进攻匈奴,被敌人打败,差点送了命,逃回来被废为庶民。一年后,匈奴又侵犯边地,辽西告急,将军韩安国战死,右北平失去了统帅,武帝决定重新起用李广为右北平太守。一天李广夜出饮酒,犯了夜禁,碰上霸陵尉大醉,他侮辱李广说:“现任将军还不得犯夜禁哩!你一个废将军,岂在话下!”此时李广复出在即,却遭到一个管理霸陵的小头目的辱骂,气愤不过,立即杀了霸陵尉,并向武帝上书自首。武帝复信说:“什么叫将军?将军是国家的栋梁,可以叱咤千里,威震万物。我不希望您谢罪,只希望您把右北平治理得固若金汤!”李广没有辜负武帝的期望,他任右北平太守期间,匈奴人几年不敢进犯那里,还称李广为“汉之飞将军”。有一次李广出猎,把草里的一块巨石误认为是老虎,便引弓劲射,结果飞矢中石,整个箭头全钻进石头里去了。元光六年冬天,李广和匈奴作战。匈奴布置了埋伏,李广不知,引兵深入,结果陷于匈奴重围之中,自己也被活捉。匈奴将士无人不知李广的厉害,于是扯开一张大网,用两匹马兜着,把李广放在上面,准备回营报功。走了十多里,李广开始装死,偷眼瞧见近旁有个胡儿,骑着一匹好马,唱着胡人小曲。李广急中生智,借着网的弹力,一跃而起,推下胡儿,夺下弓箭,勒马加鞭向南飞驰而去。匈奴士兵急忙追击,反被李广射死了好几个。李广有个从弟名叫李蔡,一战立功,被封为乐安侯,后来还曾代公孙弘为丞相。李蔡的才能、名气本来比李广差得远,可是李广既没有被封侯,又没有成为高官,就连手下的士卒都有不少超过了他。李广曾对人诉说:“自从汉家打击匈奴,我每战必往,却没有尺寸功劳,得不到一小块封邑,为什么啊!难道我生就是一个苦命人吗?”在李广四十多年的仕途生涯中,做过七个郡的太守,凡遇到赏赐,全分给部下。元狩四年,大将军卫青领命大举进攻匈奴,李广坚决请战,武帝不许,说他老了。临战,武帝终于答应李广,让他傲前将军出阵,李广高兴极了。但是这次“漠北之战”,由于卫青临时变卦,让李广与右将军合并走东道迂回敌后,结果使他的部队迷路,没能按预期赶到指定地点,贻误了战机,最后他竞愤然自杀了。历史书上记载:“老百姓听说李广死了,知道他与不知他的,老年与壮年人全都痛哭流涕,认为国家失去了一位深得人心的好将军。”李广死后家无余财。他人身高马大,善于射箭,这是天性。他的子孙有不少人也学习骑射,但没有一个人及得上他。李广口讷少言,与人相处,诚心相待,平常喜欢在地上画军队打仗的地图,或者练习射击作为娱乐。带兵打仗,士卒不尽饮,他不近水;士兵不尽餐,他不尝食;治理军队宽缓不苛刻,士兵因此乐意为他效力。他射击敌人,一定要在数十步之内,考虑到能够射中,才肯放箭。所以,常常是百发百中。

西汉时,把阳关和玉门关以西及今新疆乃至更远的地方,称作西域。西汉初年,西域共有16国。汉武帝小的时候,亲自经历了一次把一个姐姐送给匈奴的经历,他的内心汹涌澎湃,从那个时候就立志要攻打匈奴,再也不要汉朝打了败仗,让女人们去做替罪羊。他刚登上皇位不久,汉朝抓回来一些匈奴俘虏。汉武帝从他们口中知道了西域的一些情况,这些俘虏得到了优待,就告诉汉武帝说:“原先在敦煌以东、祁连山以西的地区有个大月氏国,他们也非常强大,但他们不擅马战,被匈奴打得大败,甚至连他们的国王也被杀死。匈奴人把国王的头颅砍了下来,把皇帝的妃子抢走,大月氏人受到极大的侮辱,被迫逃到了西域去,他们跟匈奴有不共戴天之仇,很想找到合适的人和他们一起攻打匈奴。”汉武帝听了,很感兴趣。他想,月氏在匈奴的西边,汉朝如果能和月氏联合起来,就可夹击匈奴了,到时候谅他有三头六臂也难以招架了。但是西域是一个未知之地,并且还要经过匈奴的地盘,没有能力的人可能完不成这个使命。于是,汉武帝就下了一道诏书,公开招募能人去联络大月氏。当时,谁也不知道月氏国在哪里,有多远,要担负起这个任务,需要极大的勇气,所以一直没有人来应诏。有个叫张骞的郎官,认为这事关系到汉朝未来的命运,以一腔报国的热情报了名,汉武帝考察了一下他的情况,觉得合适,就给他挑选了一百多名随从,其中有一个匈奴族人,叫堂邑父,他后来成了张骞的得力助手。张骞带着堂邑父,一道从陇西出发。在经过匈奴地区时,被匈奴人抓获,用传车送至单于处。单于说:“月氏在我们的北面,汉朝为什么要向月氏派使者?我想派使者到南越,汉朝肯答应我的使者去吗?”就扣留了张骞十余年,还给他娶了妻子,有了孩子。可是张骞始终保留着汉朝出使用的节旄,没有丢失。张骞住在匈奴的西边。他乘机与他的部下向月氏方向逃去。他们向西逃了数十日,到达大宛。大宛人早就听说汉朝富庶,想和汉朝往来,但未能办到。这些人见到张骞来,就问张骞要到哪儿去。张骞说:“我出使月氏,路上被匈奴所阻拦。如今逃出来,希望大王您派人做向导送我一下,果真到达大月氏的话,我回到汉朝,汉朝送给您的礼物会多得说不完。”大宛王认为张骞说得对,打发走张骞,并为他派了翻译和向导,送到康居。康居人又将他们送到大月氏。此时,大月氏王已为匈奴所杀,大月氏人拥立了王的夫人为王。他们已征服并占领了大夏,成为这里的君主。这里土地肥沃,很少有外来的侵扰,他们过着安宁快乐的生活,又自认为远离汉朝而疏远了与汉朝的关系,根本没有报复匈奴之心。张骞从大月氏到大夏,一直没有得到结果。张骞在那里停留了一年多,回来时,沿着昆仑山、阿尔金山和祁连山一路行来,可是又被匈奴人抓住。张骞在匈奴被扣留了一年多。恰逢单于死,匈奴内部混乱,张骞便与他的匈奴妻子及堂邑父一起逃回汉朝。汉武帝授予他为太中大夫,堂邑父为奉使君。张骞为人坚强而有毅力,宽宏大量,待人真诚,少数民族人喜欢他。堂邑父,匈奴人,善于射箭,在穷困危急的关头,就射取禽兽作为食物。当初,张骞出行时有一百余人,去了十二年,只有他和堂邑父两人回来。张骞亲身所到过的地方,有大宛、大月氏、大夏、康居等国。他听说在这些国家的旁边还有五六个大国,他一一向汉武帝讲述了这些国家的地形和物产。张骞说:“我在大夏的时候,见到邛那个地方的竹杖和蜀郡产的细布,问他们从哪儿得到这些东西。大夏国人说:‘是我国的商人从身毒国买来的,身毒国在大夏东南,大约有数千里地。那里的风俗是过着定居的生活,和大夏相同,但地势低洼、潮湿、气候炎热。那里的人骑着大象打仗,国家濒临大水。’根据我的推测,大夏距离汉朝约有一万二千里,在汉朝的西南,现在的身毒,又在大夏东南数千里,有蜀郡的物产,这样看来,身毒距离蜀不远。现在出使大夏,从羌族地区经过,很危险,羌族人很厌恶汉朝;稍稍往北,则会被匈奴人俘获;如果从蜀郡走,当是方便的道路,又无侵扰。”汉武帝听说大宛和大夏、安息等国家都是大国,有许多奇怪的物产,又过着定居的生活,与汉朝的风俗相同,而兵力很弱,很看重汉朝的财物;其北方则是大月氏、康居等国,兵力强大,可以用赠送财物、给他们好处的方法,诱使他们前来朝见汉天子。如果真能够这样做并用道义的力量使他们归附汉朝,那时汉朝就可扩大疆土一万余里,汉朝的威望德泽就可普及四海。汉武帝很高兴,下令通过蜀郡和犍为郡派遣探路的使者,分四路同时出发,各有一二千里路程,可是北方的通道为氐族和祚夷所阻挡,南方的通道为嵩和昆明所阻。昆明等少数民族没有君长,善于劫掠和盗窃,每每杀害过往的汉使,夺走财物,这条路终于没能打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