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炀帝与琼花,隋炀帝游江都

相传,隋炀帝有一个两山一水的妹妹,名叫琼花。她长得如花似玉,标致极了。荒淫的隋炀帝早在做皇太子时就对琼花垂涎三尺。只因琼花早对他有防备之心,所以使他始终无机会来霸占她。终于有一天,大概是庆贺什么节日,琼花高兴得忍不住多喝了点酒,头有些晕乎乎的。隋炀帝便在当天夜里,趁琼花失去了防备之心的时候奸污了她,琼花感到羞愧难当,知道生时是报复不了隋炀帝的,那么只有一死,变成鬼魂来报仇。于是第二天早上琼花便跳湖自杀。琼花死后,她的鬼魂到了扬州变了一朵朵花,即琼花。小小的琼花,仍似生前的琼花人那样美,只是小小的琼花,竟长了十八个叶子,六十四个花。传说这是琼花妹对其兄灭亡的预示,隋末将出现十八家反王,六十四路烟尘。
再说琼花长得越来越多,人们争相传告,终于有一天传到了隋炀帝的耳朵里,他便派大臣先来扬州看看是否真有此事。一查果然如此,确实朵朵琼花都长得很美。可奇怪的是,等他看完所有的花时,花便谢掉了,等到隋炀帝赶来扬州,竟然无一朵美丽的琼花,隋炀帝知道这是自己的妹妹琼花显灵来报复自己,知道自己的天下稳不了多久了,便在惊吓慌恐中死在了扬州。

中途岛战役后,美军下一个目标就是拉包儿。麦克阿瑟这时提出了一个计划:他希望能把第1陆战师和两支航母编队交给他指挥,他计划用这些部队和他原指挥的3个陆军师对新不列颠岛发起进攻,重新夺回拉包尔,这就可以迫使日本人向北退回到700海里外的特鲁克岛。
金上将对此颇有疑虑,因为拉包儿所在的所罗门海域情况复杂,美国当时对这一地区海况了解不多,资料缺乏,而这一带礁石密布、海流紊乱,并且还要逐个修建
机场,以便为海战和登陆战提供空中掩护。最终指挥权还是交给了尼米兹,并由戈姆利协助。麦克阿瑟对此十分不满,认为所罗门群岛完全处于他所管辖的西南太平
洋战区,理应由他指挥。马歇尔支持麦克阿瑟,但金上将反驳说:“如果说在欧洲由于主要作战部队是陆军,因而最高指挥由陆军担任是合理的话,那么在战斗主要
靠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来执行的所罗门群岛,由海军担任最高指挥同样是合理的。”他甚至说,即使得不到麦克阿瑟指挥的陆军的支持,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也能完成这
一计划。
最终,这场海军和陆军之争达成了一个妥协,首战由尼米兹指挥,在攻取图拉吉岛后交由麦克阿瑟指挥。1942年7月2日发布了联合作战命令,8月1日开始实施“了望塔行动”,首先由尼米兹指挥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攻占圣克鲁斯群岛、图拉吉岛以及周围地区。
这时,从珍珠港传来消息,美军在珍珠港的破译小组破译了日军电报,发现一支先遣部队已经在瓜岛登陆,可能要建机场。这一消息使得美军必须改变计划,首先
夺取瓜岛,因为一旦日军在这里修建了机场,就能威胁美军的作战。于是“了望塔行动”放弃夺取圣克鲁斯岛的计划,改为攻取瓜达尔卡纳尔岛。
由于此时盟军正在进行北非作战,首先要保证欧洲地区的作战需要,所以太平洋战区总计只有4艘航母,其中1艘还需要保卫珍珠港,所以这次作战只能调集到3
艘航母。并且,由于指挥权之争,戈姆利手中只有第1陆战师,却无法调动麦克阿瑟手中的3个陆战师。戈姆利中将只好和麦克阿瑟在墨尔本会晤,希望能协调行
动,但麦克阿瑟显然仍然对海军夺走指挥权耿耿于怀,表示对这一计划不赞同。金上将致信马歇尔抱怨说:“3周前麦克阿瑟说,如果能给他调配两栖部队和2艘航
母,他就可以直捣拉包尔……而现在他不但认为不能进行这次战线拉得较长的战役,而且连图拉吉岛行动也觉得无法实现了”([美]E·B·波特:《海上力量—
世界海军史》)。参谋长联系会议只好同意戈姆利的请求,进攻日期推迟到8月7日。
1942年7月26日,来自夏威夷、惠灵顿、悉尼、努美阿的美海军、澳大利亚海军的82艘舰船云集斐济附近海域,然后向珊瑚海进发。
8月6日午夜过后,“萨拉托加”号、“企业”号和“黄蜂”号航母大队进入了瓜岛南面的阵地,凯利·特纳指挥的两栖部队也在西海岸驶进。拂晓时分,在经过
猛烈的炮火准备后,阿契尔·范德格里夫特少将指挥的第1陆战师开始登上瓜岛。美军本以为会遭遇强烈抵抗,但实际上修建机场的都是工人,在炮击时他们就已经
逃散,只是在图拉吉和临近两个小岛上美海军陆战队才遇到一些抵抗,但也在8日占领。
日军迅速作出了反应,从腊包儿起飞的飞机开始对美
军舰船进行猛烈攻击。美军3艘航母上的战斗机起飞迎战,这大大保护了美军舰队,但日军飞机还是使得美军后勤供应陷入紧张,运输船只卸下了不到1/4的货
物。与此同时,日海军三河军一中将指挥的由5艘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和1艘驱逐舰组成的舰队,已经穿过所罗门群岛向美军舰队驶来,其作战计划是在夜间对
美国舰队进行攻击。
三河军一的舰队于午夜1时进入被称为铁底湾的海域,萨沃岛海战由此拉开序幕。日本飞机在海域上空投放了大量照明
弹,舰队立即对毫无防备的美海军军舰进行炮火和鱼雷攻击,美军舰队因仓促迎战,陷入混乱,许多炮手都找不到目标,鱼雷操作手甚至都忘记了将引爆管装上鱼雷
就发射了出去。结果,重型巡洋舰“芝加哥”号的舰首被日军鱼雷重创,澳大利亚重型巡洋舰“堪培拉”号中弹起火。没有任何损失的日本舰队兵分两路向北航行,
途中遇到美军北面巡逻舰队,立即对其进攻,3艘美国重型巡洋舰“文森斯”号、“阿斯托里亚”号和“昆西”号全部中弹起火,船体侧倾。日本旗舰“鸟海”号受
轻创。
三河很希望能全部摧毁美军运输船队,但他很担心弗莱彻的航空母舰,认为天亮后就会遭到其攻击。于是向拉包儿方向航行,但实际上弗莱彻已经接到命令,因为舰队损失了一些飞机,所以未对三河舰队进行任何攻击,而是撤离了瓜岛海域。
此战后不久,“昆西”号、“阿斯托里亚”号和“文森斯”号巡洋舰因损坏严重而沉没;“堪培拉”号无法航行,也只好炸沉。萨沃岛海战以美海军4艘巡洋舰和1000多名官兵而告终。
弗莱彻的航母舰队的撤离使得凯利·特纳失去了空中保护,也于9日夜晚撤离了铁底湾,如此一来,1.6万名陆战队官兵就被独自扔在瓜岛上,但他们修建了简
易的亨德森机场。直到8月20日,一艘美国护航航母才给岛上送来了12架俯冲轰炸机和19架战斗机,弗莱彻的航母舰队也开始在圣埃斯皮里图岛与所罗门群岛
之间的水域进行巡逻。
也就是在8月20日夜,日海军6艘驱逐舰驶离特鲁克岛护送900名日军士兵在亨德森机场西面登陆。但是,这支登陆部队实在是以卵击石,900名日军遭到1.6万美海军陆战队的迎头痛击,美军只阵亡25人,日军全军覆没。
但是,这只是日军的先头部队,山本五十六已经派延武近藤中将率领一支航母编队从特鲁克岛出发直奔瓜岛,其作战目的重新夺回瓜岛,如有可能则全歼弗莱彻的
航母舰队,于是在1942年8月24日爆发了东所罗门海战。然而,这场日海军占据优势的海战却以失败告终——弗莱彻的航母舰队给予延武近藤的舰队以有力的
回击,日海军“龙骧”号轻型航母被击沉,“千岁”号航母受到重创,日航母“翔鹤”号和“瑞鹤”号的舰载机重创美海军“企业”号航母,但日军损失90余架舰
载机,近藤只好下令撤退。
此战后,日海军在这一海域失去了制海权,于是更擅长夜战的日海军就利用夜晚向瓜岛运送增援部队和物资,因几
乎每晚都有规律地航行,美国兵因此称之为“东京快车”,反而是美军军舰每晚都避开铁底湾。但是,这并没有绕过噩运——日海军虽然在水面战中失利,但却派出
了潜艇,结果在8月底至9月初,日海军潜艇击沉了美军的“黄蜂”号航母和1艘驱逐舰,重创“北卡罗来纳”号战列舰和弗莱彻的旗舰“萨拉托加”号。弗莱彻因
此受到轻伤,尼米兹就此让其回美国本土修养,实际上将其解职——他在任期间可谓败绩连连:3艘航母被击沉、3艘航母受到重创。他的指挥权交给了哈尔西。
此时,日军在瓜岛上的部队已经增至6000人,但是日军仍以为瓜岛美军只有2000余人,所以在9月中旬对亨德森机场发动了进攻。结果,在被称为“血
岭”之战的作战中,日军再次遭到猛烈回击,损失1200人,而美军仅仅伤亡40人。直到这时,日军才如梦方醒,意识到岛上很可能有万余美军。
为了重新夺回至关重要的瓜岛,“东京快车”加快了运输速度,每晚都有900人登陆上岸。尼米兹对戈姆利不敢打击“东京快车”很不满,另外也对守岛部队的
情况感到担忧,因为岛上士兵中疟疾等疾病横行,士兵们痛苦不堪,面对日军的不断增兵行动,美军却没有任何增援。于是,尼米兹下令,对“东京快车”进行攻
击,同时增调3000美军士兵登岛。
10月11日夜间,诺曼·斯科特少将率领一支舰队对“东京快车”进行了攻击,与护航舰队发生激
战,日海军1艘巡洋舰和1艘驱逐舰被击沉,1艘美军驱逐舰也被击沉。当日夜,另有2艘日海军战列舰对亨德森机场进行了连续1个半小时炮击,机场上半数美军
飞机被炸毁;第二天,日军又对机场进行了两次空袭和一次战列舰炮击。连续的打击使得岛上能作战的飞机只有几架,所以10月15日清晨,日军一支6艘运输舰
组成的护航队护送4500名日军登陆。此时,岛上日军已经增至2.2万人,美军也增至2.3万人。近藤中将也率领一支航母舰队从特鲁克岛出发。
10月20日,瓜岛日军再一次向亨德森机场猛攻。近藤舰队的4艘航母、5艘战列舰、14艘巡洋舰和44艘驱逐舰在北面海域游弋。哈尔西就任南太平洋战区
司令后,海军少将托马斯·金凯德接替他指挥航母舰队。哈尔西此时命令金凯德率领“大黄蜂”号和“企业”号航母编队向北迎击近藤舰队。26日黎明前,双方舰
队已进入攻击范围。早已蓄势待发的近藤舰队舰载机先发制人,在美舰载机群还没来得及完全升空前就发动了猛烈攻击,“大黄蜂”号被击沉,刚修复的“企业”号
航母在遭重创。此战导致美海军在南太平洋战区航母全部失去战斗力。
尽管日海军成功地重创美海军舰队,但是在瓜岛上,美国士兵却挡住了
日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这迫使日军再次加快“东京快车”。11月12日黄昏,11艘运输舰和12艘驱逐舰准备将1.1万名日军送上瓜岛,另外有包括“比
睿”号和“雾岛”号战列舰在内的一支舰队也受命前来对亨德森机场实施猛烈炮击,支援陆军作战。当日,美军也将6000陆军送上瓜岛。当美军巡逻机发现日本
舰队后,海军少将丹尼尔·卡拉汉奉命率领5艘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阻击日舰队。两支舰队迎头相遇,爆发了持续半小时的混战,双方编队都被打散,但好在日本舰
队本来是要轰击机场的,所以当时发射的都是炮弹而不是穿甲弹,否则美军舰队恐怕难逃厄运。混战中卡拉汉和斯科特将军都阵亡,2艘日本驱逐舰、4艘美国驱逐
舰被击沉;美“亚特兰大”号巡洋舰失去战斗力;“朱诺”号巡洋舰在撤出战斗时被日军潜艇击沉;但日军“比睿”号战列舰也被亨德森机场起飞的飞机炸沉。这次
美军舰队虽然损失惨重,但是也同样重创了日军舰队,而且也达到了战斗目的,阻止了日军对亨德森的炮击。
但是,第二天夜晚,日本舰队再次对机场进行炮击,这时尚为完全修复的“企业”号和瓜岛上起飞的飞机一起对日本舰队进行了攻击。击沉1艘巡洋舰,重创3艘,另有6艘运输舰被击沉。
这时,近藤亲自率领“雾岛”号战列舰、4艘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从北面赶来支援瓜岛海战;与此同时,新服役的美海军“华盛顿”号和“南达科他”号战列舰及
4艘驱逐舰在海军少将韦利斯·A·李指挥下也正从南面驰援。两支舰队在萨沃岛附近海域相遇。近藤首先发现了美舰队,于是先发制人,2艘驱逐舰被击沉;“南
达科他”号同另2艘驱逐舰也失去了战斗力。李将军只剩下“华盛顿”号战列舰,但凭借舰上5英寸和16英寸舰炮重创了“雾岛”号,使其失去战斗力,近藤只好
下令放弃这艘战舰和另外一艘驱逐舰,率领其余战舰撤向特鲁克岛。此次瓜岛海战进行了3天3夜,美舰队损失较重。
但是美海军在瓜岛陆基
飞机的支援下仍掌握着制海权,瓜岛上的日军仍处于劣势,且缺乏空中和海面炮火的支援,夺取亨德森机场的作战意图已经无法实现,只好无奈地放弃。海军也停止
增援瓜岛,但“东京快车”无法停驶,岛上的部队还需要给养,日海军只好将装有粮食和药品的密封桶投入海滩边的水中,然后在天亮前迅速撤离。
为了摧毁“东京快车”,美海军少将卡尔顿·赖特率一支编队进入了铁底湾。30日夜,赖特对护航的8艘日驱逐舰发动攻击,但所发射的鱼雷无一命中目标,不
过编队的巡洋舰火力凶猛,一些日驱逐舰中弹起火。但是,由于美军炮弹中没有消焰剂,炮弹发射后的火焰照亮了舰船,这给善于夜战的日海军提供了绝好的瞄准基
准点,立即发射了20枚“长矛”鱼雷,结果赖特的5艘巡洋舰中有4艘被多枚鱼雷击中,“北安普敦”号沉没,“明尼阿波利斯”号、“彭萨科拉”号和“新奥尔
良”号受重创。日剩余7艘驱逐舰在阿部率领下顺利撤走。
日军在瓜岛无法夺取亨德森机场,但仍保持相当的兵力,意在牵制美军,同时在所
罗门群岛中部修建两个机场。但是,为瓜岛守军的提供给养变得越来越困难,阿部的驱逐舰队在遭到莱特舰队的攻击后,变得更加谨慎,但仍不时遭到鱼雷、岸炮和
飞机的打击,11月11日,就连阿部的旗舰也被鱼雷击沉。这迫使日军大本营决定放弃瓜岛,在此后数周内组织了20艘驱逐舰,将岛上1.2万人撤了下来。此
时,瓜岛上的美军已经增至5万人,而且已经对岛上的日军形成了钳形攻势。
瓜岛之战美军共计6万陆军参战,阵亡1600人;日军3.6万陆军参战,失踪1.4万,病死9000人,被俘1000人。对双方而言,瓜岛之战都是一场惨烈的争夺战,但这只是美军反攻的开始,此后几乎每一次岛屿争夺战都是一场残酷的考验。

隋炀帝杨广即位后,为了加强对全国政治上的控制,并且使江南地区的物资能够更方便
地运到北方来,加上他个人追求享乐,一开始就办了两件事:一是在洛阳建造一座新的都
城,叫东都;二是开一条贯通南北的大运河。
公元605年,隋炀帝派管理建筑工程的大臣宇文恺负责造东都。宇文恺
是个高明的工程专家,他迎合隋炀帝追求奢侈的心理,把工程规模搞得特别宏大。建造宫殿
需要的高级木材石料,都是从大江以南、五岭以北地区运来的,光一根柱子就得用上千人
拉。为了造东都,每月征发二百万民工,日夜不停地施工。他们还在洛阳西面专门造了供隋
炀帝玩赏的大花园,叫做“西苑”,周围二百里,园里人造的海和假山,亭台楼阁,奇花异
草,应有尽有;尤其别出心裁的是到了冬天树叶凋落的时候,他们派人用彩绫剪成花叶,扎
在树上,使这座花园四季长春。
在建造东都的同一年,隋炀帝就下令征发河南、淮北各地百姓一百多万人,从洛阳西苑
到淮水南岸的山阳,开通一条运河,叫“通济渠”;又征发淮南百姓十多万
人,从山阳到江都,把春秋时期吴王夫差开的一条“邗沟”疏
通。这样,从洛阳到江南的水路交通就便利得多了。
以后五年里,隋炀帝又两次征发民工,开通运河,一条是从洛阳的黄河北岸到涿郡,叫“永济渠”;一条是从江都对江的京口,叫”江南河”。最后,把四条运河连接起来,就成了一条贯通南北,全长四千里的大
运河。这条大运河是我国历史上伟大工程之一。它对我国经济、文化的发展和祖国的统一,
起着积极的作用。不用说,这是我国成千上万劳动人民用血汗甚至生命换来的。
隋炀帝特别喜欢外出巡游,一来是游玩享乐,二来也是向百姓摆威风。
从东都到江都的运河刚刚完工,隋炀帝就带着二十万人的庞大队伍到江都去巡游。
隋炀帝早就派官员造好上万条大船。出发那天,隋炀帝和他妻子萧后分乘两条四层高的
大龙船,船上有宫殿和上百间宫室,装饰得金碧辉煌;接着就是宫妃、王公贵族、文武官员
坐的几千条彩船;后面的几千条大船,装载着卫兵和他们随带的武器和帐幕。这上万条大船
在运河上排开,船头船尾连接起来,竟有二百里长。
这样庞大的船队,怎么行驶呢?那些专为皇帝享乐打算的人早就安排好了。运河两岸,
修筑好了柳树成荫的御道,八万多名民工,被征发来给他们拉纤,还有两队骑兵夹岸护送。
河上行驶着光彩耀目的船只,陆地上飘扬着五色缤纷的彩旗。一到晚上,灯火通明,鼓乐喧
天,真是说不尽的豪华景象。
为了满足船队大批人员的享受,隋炀帝命令两岸的百姓,给他们准备吃的喝的,叫做
“献食”。那些州县官员,就逼着百姓办酒席送去,有的州县,送的酒席多到上百桌。别说
隋炀帝吃不了那么多,就连他带的宫纪太监、王公大臣一起吃,也吃不完。留下的许多剩
菜,就在岸边掘个坑埋掉。可是那些被迫献食的百姓,却弄得倾家荡产了。
江都在当时是个繁华的地方。隋炀帝到了江都,除了尽情游玩享乐,还大摆威风。为了
装饰一个出巡时候用的仪仗,就花了十多万人工,耗费的钱财更是上亿论万。这样整整闹腾
了半年,又耀武扬威地回到东都来。
打这以后,隋炀帝几乎每年出巡。有一次,他从陆路到北方去巡视,征发了河北十几个
郡的民工,开凿太行山,铺一条巡行的道路;为了保护他巡行的安全,又征发了一百多万人
修筑长城,限期二十天筑成。这样,他才在五十万将士的护卫下,在北方边境上巡行了一
转。北方没有现成的宫殿,好在隋炀帝身边的宇文恺是个巧匠,专门为他造了一个活动宫
殿,叫做“观风行殿”。这种行殿上面可以容纳侍卫几百人,使用的时候装起来,不用的时
候可以拆卸装运;下面装着轮子,可以随意转动。这在当时可算是一种发明,可惜只是供隋
炀帝一个人享乐罢了。
隋炀帝建东都,开运河,筑长城,加上连年的大规模的巡游,无休无止的劳役和越来越
重的赋税,已经把百姓压得喘不过气来。但是隋炀帝的骄奢淫逸的心理却越来越重了。为了
炫耀武功,公元611年,他发动对高丽的战争。
这一年,他从江都乘龙船,沿着大运河直达涿郡,亲自指挥这场战争。他下令全国军
队,不论远近,一律向涿郡集中;还派人在东莱海口督造兵船三百艘,造船
的民伕在官吏监视下,日日夜夜在海边造船,得不到休息。他们下半身泡在海水里,时间一
久,从腰以下都腐烂得生了蛆,许多人受不了这样折磨,倒在海水里死了。
接着,隋炀帝又命令河南、淮南、江南各地督造五万辆大车,送到高阳,给兵士运输衣
甲、帐幕;又征发江、淮以南民伕和船只把黎阳和洛口仓的粮食运到涿
郡。于是,无数的车辆,无数的船只,不分白天黑夜,沿着陆路和运河源源不断由南向北,
形成一支滚滚洪流。几十万运输物资的民伕,在半路上有不少累死饿死,沿路都是倒毙的尸
体。由于民伕死亡太多,耕牛也被征发拉车,弄得田园荒芜,民不聊生。
人民没法忍受下去了。要想活下去,只有反抗。邹平人王薄,首先领导
农民在长白山起义,他写了一首《无向辽东浪死歌》,号召大
家反抗官府,歌中写道:
“……忽闻官军至,提刀向前荡。譬如辽东死,砍头何所伤。”
接着,在山东、河北广大地区,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农民起义,隋王朝的统治开始不稳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