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代晚期到中世纪早期,一战与日本

来源: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来源: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来源: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2014年6月18日,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举办题为“史学如何走向大众”学术沙龙。学术沙龙以主题讨论的方式展开。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院史学研究所董立河教授、世界近代史教研室郭家宏教授、中国现代史教研室耿向东研究员先后作了主题发言。

2014年6月7日,北京师范大学世界古代史研究中心成功举行西方古典中世纪史学术沙龙“从古代晚期到中世纪早期:古典文明的变革与延续”专场。
自爱德华.吉本(Edward
Gibbon,1737-1794)以来,从古代晚期到中世纪早期的西方文明的断裂和延续,是研究西方古典历史和中世纪史的学者们始终关注的大问题。尤其在近半个世纪,“变革论”与“延续论”的对话和交锋,“转变说”对“衰亡说”的反思和修正,不断地推进对这一问题的研究。本次沙龙邀请了五位研究者,围绕“从古代晚期到早期中世纪:古典文明的变革与延续”主题,从各自的研究领域和视角展开研讨。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侯树栋教授从学术史的角度,做了题为《初评“晚期古代”研究》(A
Review of Studies of Late
Antiquity)的报告。侯教授认为,自上世纪60、70年代以来,“晚期古代”已成为西方古代中世纪史研究中最具活力、最富有成果的领域之一。以Peter
Brown为代表的“晚期古代”研究者主张,在公元250-800年,古典文明演进的形式是渐进的“转变”(Transformation),而非突发的“衰亡”(Decline
and Fall),呈现的特征是延续与变革(continuity and
change)的统一,而非对立。此外,“晚期古代”研究不仅强调在包括罗马帝国东部和萨珊波斯在内的广大地理范围内,文化、宗教、民族的多元互动,消解了原有的“罗马人对蛮族”、“文明对野蛮”、“我族对他者”的解释框架,而且回避了偏失的范畴和具有主观、道德色彩的术语,将3-9世纪的历史视作一个和前后历史阶段相比“并非低劣,而是不同”的历史阶段。最后,侯教授对“晚期古代”研究提出两点质疑。首先,作为现代学者建构的历史阶段,“晚期古代”并不存在明显、统一的文化认同,因此未必具备成为一个独立历史阶段的清晰特征和标准;其次,“晚期古代”研究过分强调广大地域内文化、宗教的多元并存以及古典文明的延续,而忽视了历史的不平衡性,对东西罗马帝国的巨大差异,以及“晚期古代”与“古典古代”的断裂关注不足。

2014年6月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前副院长、党组成员武寅研究员在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作题为“一战与日本”的专题讲座。
武寅研究员首先介绍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对日本的政治、经济、军事和国际地位变化产生的重大影响。她认为,甲午战争是日本明治维新以来确定国策的第一仗,而一战却是日本实力膨胀的“天赐良机”。一战后,日本由农业国变为工业国,债务国变为债权国并且位列世界五大海军强国之一。但是,一战结束后,欧美等主要大国重返亚洲,对日本过度膨胀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开始打压,并且华盛顿会议上对日本开始多方面的限制。第二,武寅研究员对日本华盛顿会议后实施的“协调外交”进行了极为详尽地论述,分析了协调外交在中国问题上的表现、出现原因和取得成果,她认为,正是日美两国特殊的经济关系促成了日本屈服于华盛顿体系,但是“协调外交”也有其不可逾越的局限性,最终日本为了自身利益,终将采取武力行动的“断然措施”。最后,她认为,当前与一战时的局面相比,日本生存的地理环境没有发生变化,外部环境影响仍旧巨大,美国仍是制衡日本的重要力量,但是中国不再是任人欺凌的弱国,有能力和信心保护自己。

图片 1

图片 2

董立河老师以“罗森斯通的实验史学与大众史学”为题,介绍了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历史学教授、影视史学主要代表人物罗伯特·罗森斯通(Robert
A. Rosenstone)及其开辟的“实验史学”(experimental
history)。董老师指出,罗森斯通突破传统的历史叙述模式,采用感知和再现世界的最新形式,在历史编纂领域做了一系列大胆的改革和尝试。从更宽泛的理论背景来说,其开辟的“实验史学”是20世纪后半叶流行于西方的后现代史学理论和文学批评理论影响史学实践的结果。他并介绍了台湾学者周梁楷对“大众史学”(public
history)的定义,即大众的历史(history of the
public)、写给大众阅读的历史(history for the
public)、由大众来书写的历史(history by the
public),认为“实验史学”应属于“大众史学”。
郭家宏老师介绍了欧美大学中的“公共史学”研究。“公共史学”最早兴起于美国。20世纪70年代,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在洛克菲勒基金会资助下开设了“公共史学”课程,1978年创办《公共史学》刊物,后定期召开学术年会。目前,美国已有一百多所学校招收“公共史学”方向的硕士、博士研究生,试图与传统象牙塔内的史学研究分离,以适应服务政府机关、商业机构、研究机构的需要。澳大利亚、英国等国的“大众史学”研究也比较发达。澳大利亚于1992年创办《公共历史学评论》杂志,英国国家广播公司BBC历史频道也在公共史学领域颇有建树。郭老师指出,相比国外和台湾地区,目前中国大陆的“公共史学”研究起步较晚,但已经开始受到重视。今年年初,第一届中国公共史学研讨会在上海师范大学举行,一定程度上也是市场倒逼的结果。

历史学院硕士研究生邓默晗在翻译、研读奥索尼乌斯(Decimus Magnus
Ausonius,310-394?)诗歌的基础上,介绍了诗人的生平、后人评价、作品的概况及史学价值,进而提出两个问题。首先,奥索尼乌斯家族原是高卢的落魄贵族,但是在仅仅百年之后就进入西部帝国的统治集团,而且在帝国范围内,奥索尼乌斯的影响力仅限于格拉提安时期,却在高卢地区影响巨大,刺激了具有相同背景的高卢贵族寻求公职。这种帝国后期的社会流动和贵族的地方影响力值得关注。其次,从奥索尼乌斯创作的基督教诗作看,诗人并非如吉本所说是纯粹的多神教徒,反而体现出对基督教教义的深刻理解和确切无疑的基督教信仰。这种兼具多神教和基督教信仰的状况,反映出晚期罗马帝国知识精英信仰的复杂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